•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艱難的抉擇

        1950年10月4日,中南海,頤年堂。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正在進行。會議由毛澤東主持。會議的議題只有一個——討論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問題。出席會議的有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林伯渠、董必武、彭真、陳云、張聞天、高崗。列席會議的有羅榮桓、林彪、鄧小平、饒漱石、薄一波、聶榮臻、鄧子恢、李富春、胡喬木、楊尚昆。

        1950年10月2日,毛澤東致斯大林的電報(未發出)第一頁。.jpg

        1950年10月2日,毛澤東致斯大林的電報(未發出)第一頁

        兩天前,也就是10月2日下午,毛澤東就曾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討論朝鮮半島局勢和中國出兵問題。這一天,他還親筆起草好了給斯大林的長電報,回復斯大林10月1日要求中國立即出兵的來電,答應“我們決定用志愿軍名義派一部分軍隊至朝鮮境內和美國及其走狗李承晚的軍隊作戰,援助朝鮮同志”。然而,多數人不贊成出兵,原擬派林彪率兵入朝,林彪竟托病推辭,毛澤東內心不免感到有些失望,不得不把起草好給斯大林的電報擱置下來,而將多數人的意見通過蘇聯駐華大使羅申轉告斯大林。同時,他沒有放棄自己的主張,向斯大林表示:“關于這個問題還沒有做出最后決定”,“我們將舉行一次中央會議,中央各部門的主要同志都將出席”。

        的確,派志愿軍出國同美軍作戰,對剛剛誕生的新中國來說,是一個牽動全局的大事。今天的會議,毛澤東一開始就宣布,首先讓大家講講出兵的不利情況,敞開胸懷,各抒己見,把心中的種種疑慮都拿出來擺一擺。有的說,新中國剛剛結束戰爭,經濟十分困難,亟待恢復;有的說,新解放區的土地改革還沒有進行,土匪、特務還沒有肅清;有的說,我軍的武器裝備遠遠落后于美軍,更沒有制空權和制海權;有的說,一些部隊已經開始大量復轉工作,一些干部和戰士存在著和平厭戰思想;有的說,如果戰爭長期拖下去,我們負擔不起……總之,“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打這一仗”。顯然,會議的氣氛十分沉悶,甚至有一些壓抑。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引人注目的人物走進了會場。他是從大西北匆匆忙忙趕來的,他是周恩來派一架專機接來的,他甚至對這次會議的議題和內容都一無所知,毫無思想準備,因此,他在會上,只是側耳傾聽,一言未發,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彭德懷。

        未命名-4.jpg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毛澤東在中南海菊香書屋批閱有關朝鮮問題的文電

        這一次,請彭德懷來北京參加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是毛澤東在10月2日下午的中央書記處會議上決定的。不巧,10月3日,華北地區煙雨蒙蒙,云層很低,接彭德懷的小型專機不宜飛行,只好延遲一日。

        見彭德懷走了進來,毛澤東十分高興,聲音似乎更明亮了:“老彭,你來得正好,美軍已開始越過‘三八線’了,現在正在討論出兵朝鮮問題,請你準備談談你的看法?!?/p>

        彭德懷向毛澤東和大家招招手,趕緊坐下來,卻發現會議的氣氛不同尋常。飛機上,他滿腦子里想的是如何建設大西北?,F在,他只好側耳靜聽。一聽,他才知道,對支援朝鮮的問題有不同意見,大多數都不主張出兵,或暫不出兵。

        這天下午,彭德懷沒有發言,但他清楚地聽到并記住了毛澤東在會議最后所講的一段話:“你們說的都有理由,但是別人處于國家危機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么說,心里也難過?!?/p>

        一散會,沒有發言的彭德懷就來到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的住處,詳細了解會議的情況。這天晚上,在北京飯店三樓309房間休息的彭德懷失眠了。他反復念誦著毛澤東的話,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十多年后的1968年9月,因“反黨”罪名被關押的彭德懷,在交代材料中回顧了當時的心情:

        “1950年10月1日國慶節后,4日午,北京突然派來飛機,令我立即上飛機去北京開會,一分鐘也不準停留。當日午后4點左右到達北京中南海,中央正在開會,討論出兵援朝問題。我剛到,未發言,內心想是應該出兵,救援朝鮮。散會后,中央管理科的同志把我送到北京飯店。當晚怎么也睡不著,我以為是沙發床,此福受不了,搬在地毯上,也睡不著。想著美國占領朝鮮與我隔江相望,威脅我東北;又控制我臺灣,威脅我上海、華東。它要發動侵華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借口。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時候吃,決定于它的胃口,向它讓步是不行的。它既要來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國主義見個高低,我們要建設社會主義是困難的。

        我把主席的四句話,反復念了幾十遍,體會到這是一個國際主義和愛國主義相結合的指示。

        我想到這里,認為出兵援朝是正確的,是必要的,是英明的決策,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我想通了,擁護這一英明決策?!?/p>

        10月5日上午,鄧小平敲開了309的房門。鄧小平是受毛澤東的委托親自來接彭德懷去中南海的。這個時候,毛澤東非常清楚,彭德懷的態度是十分重要的,想單獨和他聊一聊。在菊香書屋,兩人進行了一次傾心暢談。

        毛澤東說:“老彭,昨天你沒來得及發言,出不出兵,我們確實存在許多困難,也還有許多有利條件。我想聽聽你的意見?!?/p>

        彭德懷直言不諱,硬錚錚地說:“老毛,我昨天想了一個晚上,把你講的話反復思考了幾十遍,體會到這是一個國際主義和愛國主義相結合的問題。我贊成你的意見,覺得應該打!”

        “好??!還是你老彭有遠見,看來你是百分之百地支持我的意見啰!”

        彭德懷說:“我們的確有我們的困難,但敵人也有敵人的困難,他們兵力不足,戰線太長,從美國本土到朝鮮大約5000多海里。我們應該全面觀察問題,如果讓敵人占領了全部朝鮮半島,這對我國威脅很大。過去日本人進攻中國,就是以朝鮮為跳板,首先進攻我國東三省,然后又以東三省為跳板,大舉向關內進攻的,這段歷史教訓不能忽視。這次我們的作戰對象,雖然是在武器裝備方面占絕對優勢的美國侵略軍,我們既不能輕視敵人,但也不能過低估計自己?!?/p>

        1951年1月19日,毛澤東在彭德懷《中朝軍隊高級干部聯席會議報告》稿上加寫的一段話。.jpg

        1951年1月19日,毛澤東在彭德懷《中朝軍隊高級干部聯席會議報告》稿上加寫的一段話

        以劣勝優、集中優勢兵力戰勝敵人,是人民解放軍的光榮傳統。談話中,彭德懷還和毛澤東回顧起1947年在陜北與國民黨胡宗南戰斗的往事。彭德懷分析說:“現在我們已經取得了全國政權,有幾百萬軍隊,有全國人民的支援,我們有對付優勢裝備敵人的經驗,只要我們在戰略戰術上不犯重大的錯誤,我們就有信心打敗美國侵略軍?!?/p>

        “如果沒有蘇聯武器支援怎么辦?”毛澤東問道。

        彭德懷說:“蘇聯完全洗手,我們裝備差得遠,只好讓朝鮮亡國,是很痛心的?!?/p>

        毛澤東聽得認真,高興地拍了拍沙發,說:“你分析得對嘍!老彭,看來,我們是想到一起了,現在美軍、英軍和南朝鮮軍隊正越過‘三八線’向平壤接近,麥克阿瑟已向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發出最后通牒,朝鮮處于危機時刻,金日成同志要求我國盡快派兵支援朝鮮人民軍作戰,當前出兵援朝已是關鍵時刻,如讓敵人前進到鴨綠江邊,后果不堪設想??!”

        “老毛,你分析得對,我們現在就是要和敵人搶時間,不能再舉棋不定了?!?/p>

        接著,毛澤東朗言直問:“你覺得,誰掛帥出征合適呢?”

        彭德懷問道:“中央不是已經決定派林彪去嗎?”

        的確,早已集結于鴨綠江北岸的第38軍、第39軍、第40軍、第42軍,都是林彪過去指揮過的第四野戰軍部隊,且林彪在東北工作多年,派林彪率軍入朝是比較合適的。

        1953年9月12日,彭德懷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24次會議上作抗美援朝工作報告。.jpg

        1953年9月12日,彭德懷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24次會議上作抗美援朝工作報告

        “前些日子,我和恩來、少奇、朱老總商量,一致意見是希望派林彪去,因為他對東北比較熟悉,可是征求他意見時,他說身體不好,每晚失眠,怕光、怕風、怕聲音,不想接受這個任務?!泵珴蓶|眉頭緊鎖,若有所思地說,“現在,這戰火眼看著就燒到了家門口,我的意見,這副重擔,還是你老彭來挑。我知道,這是一場比轉戰陜北更艱苦、更復雜的戰爭,你思想上可能還沒有這個準備吧?”

        彭德懷兩道劍眉揚起,斬釘截鐵地回答:“老毛,你知道我這個人的脾氣,我服從中央的決定!”

        毛澤東深感欣慰地說:“這我就放心了?,F在美軍已分路向‘三八線’冒進,我們要盡快出兵,爭取主動。今天下午政治局繼續開會,請你擺擺你的看法?!?/p>

        10月5日下午,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兩種意見依然交鋒。在別人發完言后,彭德懷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說:“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爛了,等于解放戰爭晚勝利幾年??墒?,如讓美軍擺在鴨綠江岸和臺灣,它要發動侵略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借口。如讓美軍占領了朝鮮半島,將來的問題更復雜,所以遲打不如早打?!?/p>

        接著,毛澤東把中、蘇、朝三國比喻為三駕馬車,說:“這輛車是三匹馬拉的,那兩匹馬執意向前跑,你又有什么辦法呢?”正說著,師哲領著科瓦廖夫來了,毛澤東就離開會場到豐澤園去見蘇聯客人。大約20分鐘后,毛澤東回到了會場,說:“你們看,果不其然,那兩匹馬一定要拉,我們不拉怎么得了!”

        就這樣,會議最后作出決定,由彭德懷率志愿軍入朝作戰。臨危受命,彭德懷在會上的堅決態度,給聶榮臻留下了深刻印象。晚年,他在回憶錄中寫道:“彭德懷同志歷來勇敢果斷,中央決定他去指揮志愿軍,他表示堅決執行命令?!?/p>

        這天晚上,毛澤東留周恩來、彭德懷、高崗三人在家中共進晚餐,共同商議入朝作戰的方案。

        從10月2日至5日,中央開了三天的會議。習慣于上午睡覺,晚上工作的毛澤東,三天三夜沒有睡覺。自1941年就在毛澤東身邊的胡喬木回憶說:“我在毛澤東身邊工作二十多年,記得有兩件事是毛主席很難下決心的。一件是1946年我們準備同國民黨徹底決裂;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軍入朝作戰。對于打不打的問題,毛澤東也是左思右想,思之再三,煞費心血?!闭\如聶榮臻所說,不是毛澤東好戰,問題是美國已經打到我們的國境線上了,不打怎么辦?之所以開這么多次的會議,足見這是一個多么艱難的抉擇,又是一個多么民主的抉擇!

        唇亡則齒寒,戶破則堂危。10月8日,在美軍越過“三八線”大舉北進以后,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的名義,發布組成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命令,任命彭德懷為志愿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艱難而又偉大的抉擇。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