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踏浪前行未了情

        微信圖片_20201021163740.jpg

        時光飛逝,轉眼來???1年了,眼見它從一個彈丸之地漸次有了都市的色彩,而我,一個“闖海人”,也將自己一生最朝氣的年華奉獻給了這座風云際會的濱海椰城。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念頭總會不經意地冒出來:你來自何方?這里是你將托付終生的地方嗎?

        1989年的春末,受一家國企委派,我來??趨⑴c籌建一座帶有“窗口”性質的大廈。那時,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成了技術、知識、管理和對外政策的窗口,省市縣的三級政府以及一些大型國企跟風而動,爭著來搶地盤設據點,為日后招商引資方便的同時,也能先在特區各項優惠政策中沾點實惠。??谏晕⑾顸c模樣的樓房,都扎堆掛著各類名頭的駐瓊辦招牌,大陣仗地一字排開。加之10萬人才潮水般涌來,狹小的街道每天都是人頭攢動。海南當時的熱度可想而知。我來瓊的路上基本就是在拼搶中進行的。十六七個小時的火車,人堆里夾縫中度過;8小時夜行的長途汽車兩次是在超載的爆胎聲中嚇醒;跨海渡輪更是在臺風剛過封航多天解禁后的千人瘋搶中,想盡辦法贏得了購票先機。最終,我在吃飯無需再提供糧票的萬分稀罕中,惴惴上島,可隨之又被東邊日曬西邊暴雨打了個措手不及。積水漫過腳踝,簇新的皮鞋就此泡湯。那個年代都知道落后,可放眼過去,??诒葍鹊剡€要落后。糧票是當時吃飯用餐的法定票證,繞過它就有可能犯投機倒把罪。為了這次遠行,父親將珍藏的全國通用糧票全給了我,出發時擔心不夠又想方設法用地方糧票置換了一些,怕就怕我在異域他鄉餓肚子。如今,這些未花掉的糧票成了我的珍藏,時時拿出來端詳,仿佛昨日。愛屋及烏,只因這糧票讓我下船伊始對??诘穆浜缶挂粧叨^,椰風海韻,欣賞占了更多的成分。

        同事們又帶我去了位于大英山路上的海石花大廈,那里匯集了一堆從北京過來的“倒爺”,個個身懷絕技手眼通天。七八層高的大廈其實就是一個招待所,里面燈火通明人流如梭。這里顯然是一個自發的信息中心和交易平臺,我們當晚也在這里談妥了大廈急需的一款標號水泥,為此大廈已停工多日了。另一撥人立刻去郵局排隊掛長途報告,10點多鐘了,老舊昏暗的大廳里還像菜市場一樣熱鬧。

        挨了一個多小時后我們總算與剛從睡夢中驚醒的領導通上了電話,獲批后再喚來出納帶上公章去??谫e館完成合同簽署,這么一折騰,午夜就過去了,人卻越發有了精神,完全不想睡覺了。因為拖后腿的水泥問題得到解決,大廈明日即可復工,大家都說是我帶來了吉祥,必須慶功。于是,又跑到騎樓老街水巷口的大排檔里繼續宵夜。那是我有生以來喝酒最多的一次,夜影微醺熱風習習,我竟然在陌生的城市午夜的街頭唱起了《少年壯志不言愁》,周圍的不眠人開始只是張望,后來便鑼齊鼓不齊地合唱起來,且一個比一個聲嘶力竭。顯然都懷揣了一肚子心事。南國的夜晚暗香馥郁恬謐幽深,絲絲縷縷透著激情與浪漫,讓人著迷令人陶醉。失憶后的我,在這第一天上島的充實中沉沉睡去。

        當我得知??谧罘比A的解放路上惟一一盞紅綠燈還是手繪時,我只是笑了笑,像所有心懷海南夢的闖海人一樣,對比將來,這都不算事兒。大家在租來的狹小潮濕的民居里睡覺辦公,每天早上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就是讀報,日報導報開發報晚報特區報。那時候,只要是張報紙都是海南大開放、大開發的新聞,充斥著對標國際、接軌全球的宏大愿景。資本大鱷蠢蠢欲動,銀團財團紛至沓來,外商投資成片開發,華商華僑喜悅登場,開張剪彩無日不歡。如此這般,十年再造一個香港指日可期。之所以要讀報,就如聚眾看足球,湊熱鬧不嫌事大容易高潮迭起。其實大家逗樂子也是張揚一種選擇認同,借以印證眾人拋家舍業投身海南的英明正確。特區的空氣中每天都有一股荷爾蒙的張力,像極了熱帶白日下無休無止的燥熱,讓人興奮的沒完沒了。

        1990年的春節前后,一股少見的寒流突如其來,海南呆久了,大家早忘了冬天的模樣,有人把帶來的御冬衣物壓了箱底捂出霉斑,有人將潮濕發硬難以打理的皮衣干脆直接拋棄,就像完成了高考的學子拋掉了課本,以為一勞永逸了。堅挺了幾天海南怎么會有冬天的執拗后,終于明白了濕氣下的陰冷別有一番凜冽。于是翻箱的翻箱,沒箱好翻的趕緊去商場狂購,??谑袌錾夏苓^冬的衣物幾近脫銷。

        其實,真正讓大家深感寒意的,是1990年春節??谏峡諒浡哪欠N詭異的氣氛。平日里那種他鄉深處卻有無數方言俚語匯集的喜感,突然單調成了當地語言的一家獨大,陌生感便撲面而來。10萬人才一夜之間的退去,給一度高燒不止的熱島不夜城里帶來了比寒流還要錐心的冷意。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闖海人都是在這種落寂與蕭瑟里苦苦支撐。偃旗息鼓后,更多的還是慌亂與彷徨。

        由于政策變化,外來的很多投資都開始急劇收縮,我們建了一半的大廈也沒錢了。大家每天都會去停工的工地,在那徘徊,在那佇立,看雜草叢生,看青苔泛綠。天上的星辰浩若大海,哪一顆才是屬于我們自己的呢?我知道這里吸引著的是一群不甘寂寞的年輕人,大家來自不同的單位,相識不久,但彼此已經心心相印。因為大家知道,所有人的理想利益和前途,已經被這個項目鑄在了一起。在經歷了一段困苦的等待后,我們主動給領導打去了報告,不要錢只要政策,我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完成歷史使命。彼時上面也正進退維谷,見我們情真意切又血氣方剛,樂得讓我們去嘗試一番。于是,我們比之前有了更多的主人公意識,仿佛在為自己打工了。我們放下國企的身份,自己破費,成天浪跡在交際場里交朋友、挖渠道,遇上個老板張口就談錢。從借貸施工到個體建筑隊的施工墊資、裝修墊資,再到把鋼筋水泥一類的建筑材料也當成墊資的籌碼,只要是能讓大廈動起來的招數我們都干了。最終摸索出了一個以入股形式聯合建設合作經營的構想,并贏得了上級的支持,一家頗具實力的徐州鄉鎮企業大筆投入參與進來,徹底盤活了大廈的建設。雙喜盈門。大廈竣工時京城一家主流媒體的記者跑來采訪,將我們項目表述為“一個多種經濟成分復合而成的經濟實體:既有個體,也有集體,而它的主導則是國營。多種經濟成分又借助股份這樣一種合作形式結合起來,形成了優勢互補”,“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特區政策靈活和它所具有的發展張力”。文章還同時渲染了籌建辦幾個年輕人的個人生活和工作業績,以“闖天涯”紀實散文發表在《中國青年報》上。于是乎,羨慕、學習的信件,從全國各地雪片式的飛來,讓大家臉紅心跳欣喜若狂。一不小心被榜樣了,感覺好極了。

        由于上海浦東的興起,海南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再波瀾不驚。我們代表的那家國企,最終選擇放棄了在海南的發展,將大廈的股份全部拱手賣給了另一家個體老板,我們的公派身份也自然使命完結打道回府。為了留在海南,斟酌再三,我選擇了下海,自此開始了沒有保障的自主擇業生涯。

        其實,這份義無反顧于我跟海南還有一種命中注定的緣分。我母親15歲時作為四野的一名戰地衛生兵從平津戰役開始一路南下,打九江、戰廣州、解放海南島,戰火硝煙的征程在紅旗飄飄的瓊州大地上戛然而止畫上了句號。盡管她事后隨部隊繼續轉戰而沒有留下,可命運安排我承上啟下,母親解放海南,我來建設海南,冥冥中的邏輯,順理成章。至今,母親不愛吃魚的原因仍讓我印象深刻。在那場犧牲極大的渡海戰役中,母親乘坐的小船被炮彈掀翻,不會游泳的她恰好落在了另一條小船的旁邊,被搖櫓的艄公一鉤子拽出了水面。她活了下來,而她那一船的戰友卻血灑海疆,無一幸存。母親晚年常念叨兩件事,一件是瓊州海峽的海水,在她記憶中永遠是紅色的,那是無數犧牲戰友們的鮮血染紅的;另一件是她無比珍視的立功獎章和紀念作戰區域、戰役的紀念章,也在這場渡海戰役中與她的背包一道沉入了海底,至今讓她無從寄托。所以,對海南無論它是波峰還是低谷,我都難以割舍。

        微信圖片_20201021163751.jpg

        事實是,籌建辦大多的年輕人都選擇了與我一樣的不歸路,只是或長或短基本都離開了海南,奔赴了改革開放冉冉興起的四面八方。脫韁之后我一連應聘了幾家單位,無奈日漸萎靡的營商環境,已很難再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離去的和留下的都褪去了稚氣,碰在一起,云淡風輕,只為往事干杯。這期間,我創作了兩部長篇小說,一部被譽為新時期“青春之歌”的《??诟杀?;一部“城市文學的代表作”《城市狩獵》,也算給海南的一份獻禮?;厥走^后,我也不再浮躁,在一家與海南同步成長并成為世界五百強的企業里扎下根來。盡管大本營仍在???,但更多的時間被派往了后發優勢的重慶、北京、天津。最大的疏離往往隱藏著最深沉的默契。??谠谖倚闹械臏囟扰c日俱增,每條街道無時無刻不回響著我們曾有過的的歡聲笑語?!卞\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去年,我選擇回到了???,我一直認為自己的根早已扎在了這里,當年登島的那份初心,一刻也沒有改變過。如今,海南迎來了自己全新的使命,要打造比肩香港、迪拜、新加坡的世界最大自貿港,三十多年的海南夢終于又要揚帆起航,這是多少闖海人未了的心愿??!我有幸從頭至尾經過了一遍,而且,又見新里程,正可謂順勢而來,應運而生?!?/p>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