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我們的梧林

        紅厝村落.jpg

        紅厝村落

        車在梧垵溪畔落客,我們一行人魚貫而入。腳下滿是規規矩矩的正方形石塊,它們連成一片平整的近百平方米的石埕。石與石的間隙鉆出一些綠草,縱橫交錯,分割也歸攏著這方石頭的天地。間或有幾株飛揚草零星地冒出來,它們的葉片綠紫漸現,像一對對的翅膀,讓我們的目光仿佛也飛揚了起來。

        眼中是一棟已見歲月的別樣建筑,除了灰白還是灰白的外墻,裸露的柱、梁看不出一絲的華貴。若要細究,倒是那些異于閩南建筑的拱券、窗飾透著一股倔強,引人關注。 

        當你還來不及對這建筑單調的顏色發出感慨時,它左側的花海正翹首以待。瞧去,無數纖細的莖包裹著綠衣,奮力向上生長,又伸出一簇簇藍紫色的小花,讓人也不由得心花綻放。而若你懂得這馬鞭草在羅馬傳說中與維納斯女神的連帶關系及花語,也許便會自覺地舒展開一份會心的笑意來。

        于是,有人駐足拍照,有人輕松而過。待你看見大門邊上藍色門牌上赫然印著“梧林東區118”的字樣,這才發現,剛剛是在這建筑的后面。順著門前的羅馬柱向上打量,有一個六邊形的窗,在窗的頭頂上繁復、精致的紋飾左右對稱,拱券之下有一只展翅的雄鷹居于中央。復其上,一顆圓球的兩側或獅或虎或麒麟的祥瑞昂揚咆哮,其后一個圓形穹頂高高突起,頂起一根細長柱子,直刺湛藍的蒼穹。

        這便是人們口中梧林最早的洋樓——朝東樓,一座承載著梧林華僑下南洋、艱難拼搏歷史的建筑,一座記錄和見證了梧林華僑在抗日戰爭時期急公好義、慷慨輸將美談的洋樓。

        它偌大的身軀在你眼前攤開,從你腳下紅磚和白石契合的大埕上開始延伸,越過埕上高高的老樟樹,穿過左前方的小路,向村中蔓延、傳遞。胸懷祖國樓、舊學堂、五層厝、修養樓、夢菜家聲樓等99座華僑古厝,在梧林村中200多畝的土地上站立了起來,梧林華僑胸懷家國的義舉蔚然成風,光照世人。

        從大埕邊缺口而出,便拐進了一條大路。一株木麻黃樹在那兒,不知它這般吟哦過多少個春花秋月,它擎著高高的樹干,裂開斑駁的樹皮,垂下的披針狀樹葉隨風輕揚。樹葉的背后透出一團紅色,那是一片溫暖的閩南紅,一個閩南人幾乎都喊得出的名字——閩南古厝。記得三年前初進梧林時,走的不是這條路。細細端詳,才察覺出一絲端倪,這路口就是原先村委會的路口,只不過村委會舊顏換新貌,一身石頭的剛硬現在都包裹著閩南紅。這斷然不是閩南古厝的樣子,那是哥特式,西班牙式,還是羅馬式?

        路雖然不是原來的那條路,然而對紅磚灰瓦的向往還是沒忍住被勾了出來。一堵山墻直立在路旁,一樣寓意相思和歸家的燕尾脊優雅呈現;山墻尖頭之下,立體的泥塑紋飾秀氣端莊,石膏條鑲邊而走,拉開了寬闊的視界,一看就知是火式山墻。紅磚墻順勢而下,它的臉龐一下子就漲紅了起來。泛黃的白石依然做底向上攀幾層,穩穩地托住那片火紅,在山墻的前坡處挖一個邊門,砌個小小的方洞,再嵌兩個小石窗,樸素而又精巧的氣息迎面撲來。

        這樣的閩南房子,你在梧林村中的小路上左拐右轉,總能遇見,瞬間生出小住幾日的遐想,時光也愜意。其實,自古以來,閩南人之于故土的情結是根深蒂固、一脈相傳的,即便海洋打開了閩南人的視野和胸懷,他們的心頭也總愿意為故土留一個安放的所在。于是,在家鄉生活的人,終年胼手胝足,努力筑出一份家的圓滿。遠走他鄉或漂洋過海的人,在外艱辛打拼,也要將錢寄回家鄉來,建成一棟棟有根思念的房子。

        梧林華僑建筑群

        建造這樣的房子,無論是主人還是工匠都難免煞費苦心。不僅要講究風水的布局,講究主人家世的彰顯,而且更要講究傳統審美情趣和文化寓意的融入,講究以修身齊家等為主要內容的家風家訓的傳承。于是,大大小小的構件上各種精湛的技藝紛呈,閩南人家深重細密的表達儼然跨越了時空時,這房子就有了生氣。

        一堵紅磚石墻,有花朵依偎,對著鏡頭時,已然是婉約的一景。一道小石徑,踏著心中的幽靜輾轉、拐彎,撞個滿懷的閩南人家很貼心。不管是哪個時令,在梧林徜徉,婉轉的閩南風叫你的生活不會那么慌張。

        繞過山墻,眼前一片豁然開朗,一方數百平方米大的水塘鋪展如鏡。淺藍的天幕下,遠處的樹木在水中倒著生長,環水塘栽種的各種花草也映在這水里,那些影子們只等著微風來,吹出絕細絕細的水紋,向你微笑致意。

        這是新造的水塘嗎?我在記憶中搜尋關于梧林之水的光影。沿著水塘行走,曲曲折折的石板路露出細小的鑿痕,思緒仿佛都醒來了。三年前,我在梧林遇見兩片水域,一個是長長的梧垵溪,一個是村中的風水塘。如今,梧垵溪芳草萋萋,在這個秋天也綠意盎然。而那風水塘呢?環繞水塘的石欄桿、深凹的水眼、下行的石臺階,還有四周密匝的屋舍都去哪了呢?打電話向知曉梧林改造項目的朋友詢問,被告知這就是原先的風水塘,就地擴建罷了。

        梧林不大,約兩平方公里??蓡慰催@水塘的架勢,你不得不贊嘆設計者著眼于全局,匠心獨具的生態大手筆。放眼望去,田野、花海、閩南古厝和各種樹木環繞水塘,五色交輝,讓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好不怡然。

        《歲月靜好》  徐維耕  攝.jpg

        梧林風光

        “建筑是凝固的音樂”,在梧林柔情的水中流淌。隨意鋪幾處睡蓮吧,粉色的、紅色的花朵從綠色的橢圓里抬起頭來,安詳地睡在水的懷里。梭魚草那么可愛,它從葉片微攏的掌心探出身子來,穗狀的小花瓣們簇成筆直的紫衣,挺在一片片翠綠中。開著白色小花的慈姑,怯生生地伸長脖子,也要在水面照個影。還有苗條細長的香蒲,散落在草叢里的嬌小的黃芩,戴著粉色帽子的美人蕉,如展開的傘骨狀的莎草,錢幣形的香菇草,向四周伸展臂膀的風車草,安然兀立的芭蕉樹……它們高低錯落地擁著水塘,好像只需一陣微風,就可以從容地打開生活的秘密。

        哦,還有形如其名的狐尾藻也在此安了家。它們有的沉在岸邊的水底,讓水多了幾分綠意;有的則竄出水面,連成一片,叫你讀不出這秋日的憂傷之語。你瞧,它們的莖斜臥在水中,紅褐色的身軀交雜橫生、仰俯隨意,尾端一串串的綠提醒著你不要錯過那片生機。據說,狐尾藻除了有造景之功,還可作為飼料,亦有凈化水質的功用??磥?,造景者始終不忘生態梧林之用心亦可見一斑。

        對于梧林,我是充滿期待的。不少信息報道說,梧林將被打造成國內首個“體驗式閩南華僑文化度假目的地”,圍繞“體驗”核心,“設計出三條不同的文化旅游主題動線,延伸出三個主題文旅場景:意南洋、醉閩南、家國情”。這樣的梧林在生活應該有的感知不斷被剝奪的時代,植入了“賦予”的責任和使命,其分量彌足珍貴,戴得上晉江新地標的頭冠。

        然而,對于梧林,我又心有擔憂。當一座城市的文化遇上產業,被合成文化產業,作為引領經濟發展和豐富精神文化內涵的藥方時,其中各種藥性配比的拿捏一旦失了分寸,難免又落入了嘈雜喧鬧的商業風氣之中,其后遺癥恐令人生畏吧?

        百度百科說,地標指“每個城市的標志性區域或地點,或者能夠充分體現該城市(地區)風貌及發展建設的區域”。我想,一個地標的真正定義,或許更應該加上民之所向、民之所需、民之所享的意義。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