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疫情下的阿爾卑斯

        詩意,從我們去往小米山莊的路上,便已彌散開來。離開維也納內城,車子沿多瑙河一路西行,古雅的小鎮,樸拙的村舍,幽暗的森林,重巒疊嶂中挺拔的紅色尖頂小教堂,無不令人賞心悅目。

        山莊居高臨下,坐擁奧地利旖旎風光。自從嫁到這個叫Neuhofen的山村,小米與奧地利夫婿的生活,仿佛阿爾卑斯山里的一則童話,養在深閨人未識。無論黃昏還是清晨,時光被深深淺淺的綠、密密匝匝的草,以及悠然來去的奶牛簇擁著。多少年,他們守著山上的蒼樹河塘老宅,過著遠離塵囂的日子。


        小米山莊的奶牛.jpg

        小米山莊的奶牛


        無需為世事絆累,不必為衣食發愁,這般的山居生活,叫多少人向往。然而,一場席卷歐洲的疫情,突然打破了山里的寧靜。每晚,小米都憂心忡忡地盯著電視,眼睜睜看著冠狀病毒席卷歐洲,攻城掠地,面對急劇飆升的死亡數字,驚恐不已??v是人在深山,無需隔離,也不必禁足,因為這里的生活,向來如世外“桃源”。無論外面發生什么,山上的花兒照樣開,草兒照樣綠;山里人該放牛放牛,該擠奶擠奶,該割草割草,生活一如既往。淳樸的山民見了她,照例熱情洋溢地打招呼,只是不再像從前那樣時不時提起中國。大家心照不宣地沉默著。惟有山里的孩子們,因疫情無法去學校,便在自家院子里玩耍,“嘰嘰喳喳”的嬉鬧聲連同雞鳴狗吠,在山谷間回蕩。

        小米的丈夫是一位奧地利醫生,關于新冠病毒的控制措施,他認為中國政府做得很正確。奧地利出現首個新冠病例時,他們正在挪威度假。作為中國女人,小米本能地感到了緊張與不安。就勸在奧地利工作的孩子們戴上口罩。由于文化差異,先生認為他們都是成年人,為何要我們來提醒?奧地利政府不是每天都在公布各種防范措施嗎?他們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此外,小米擔心90多歲的公公、婆婆,屬高危感染群體,就建議他們待在家里,不要開著車到處跑。為此,先生也有些不以為然。

        在中國人眼里,父母對孩子,孩子對父母,衣食住行事無巨細,似乎樣樣都義不容辭。而西方人不這樣認為,他們覺得每個人自會做出決定。比如,公公、婆婆都是高級知識分子,有自己的判斷力,無需別人來提醒。這不是感情的寡淡,而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即便災難當前,不同的思維方式和理念,其應對方式也不盡相同。


        小米與丈夫.jpg

        小米與丈夫


        每當先生下班回到家,小米就叮囑他去洗澡,將外衣和內衣務必分開。先生很無奈,埋怨小米過分緊張,全然沒這個必要。對于病毒的侵襲,相對于中國人的敏感和謹慎,奧國人反應冷淡,似乎天生不怕死。只有出門采購時,才戴口罩。但隨著疫情的泛濫,政府當機立斷,及時調整策略,施行全民隔離。不管你承認不承認,災難都在改變著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即便在深山老林里。殘酷的現實面前,小米先生自己也有病史,就不再怠慢,乖乖待在了山莊。夫婦倆不是忙著整理周遭的花草植物,就是動手修繕年代久遠的老房子。城里的父母也禁足在家,停止了四處走動。

        一年一度的復活節如期而至。而今年的復活節,已失去了往昔的隆重和形狀,滿世界的熱鬧都退到了恐懼升起的地方。人們擦著驚懼的邊緣,回顧以往的那份喧囂。因此,原本在山莊舉行的家庭聚會,就改做了視頻相聚,小米夫婦將精心烹調的中西式佳肴,興沖沖擺了一桌,熱辣辣曬在了鏡頭前。

        妥帖安穩的生活,并沒有讓小米了無牽絆。尤其是當下,她對遠在陜西家人的思念,日日繚繞在園子里,彌漫在空氣中,濃濃的鄉愁灑了一地。而此刻,小米最想做的,就是一股腦沖到維也納去,逛街會友下館子,重溫同胞相聚時的沸反盈天。

        幾乎每年夏季,維也納的幾個姐妹,都忍不住帶上自己的拿手菜,一路狂奔到山上。晚霞夕照,空氣清涼如水,她們在樹蔭下席地而坐。一面手捧葡萄酒,一面分享南北風味,而后,攜手走在絲綢般光滑的羊腸小道上。家事國事天下事,歌聲笑聲與蛙聲,恣意揮灑在月光下的山坳、木橋和池塘邊。一曲嘹亮的《走西口》《黃土高坡》和《讓我們蕩起雙槳》,將沉寂的山莊劃出一抹抹亮色。


        山里的春天來得晚,可一旦落腳,就轟轟烈烈,濃墨重彩的。一樹一樹的花,洶涌拂人的綠意,花叢中的蜜蜂夢幻似地唱著。此時,曉娟家的籬笆墻早已伸枝展葉,墻內墻外,花事繁忙。這個時候,公公就會開著他那輛紅色拖拉機,來幫他們剪枝。

        仿佛一夜之間,新冠病毒蔓延到了這個叫Aspang的鎮上,寧靜的山里頓時掀起陣陣漣漪。又到了剪枝時節,80多歲的公公屬于高危感染群,他老人家還會來嗎?

        只有片刻猶疑,公公一如既往地開著他那輛大紅拖拉機,“轟隆隆”過來了。但是很明顯,老人十分刻意地回避著,小心翼翼地與她和孩子們保持一定的距離。曉娟的心里就有些酸酸的,眼眶都要濕了。病毒實在可怕,但他老人家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親人離得那么近,卻又那么遠,一種咫尺天涯的感覺,擁堵在心頭。

        蘇北人曉娟,自從嫁給她的奧地利夫婿,便靜心守在這座叫國王山的村子里。膝下的兩個寶貝女兒,乖巧可愛,日日滾在門前的草地上,蝴蝶、山雀、松鼠、麋鹿、小刺猬,還有云彩和風。夫至德之世,同與禽獸居,族與萬物并,置身期間,叫人情不自禁地忘卻塵世的紛擾,一種超凡脫俗的精神快感油然而生。

        隨著疫情的進一步肆虐,恐懼感接踵而至。聽說昨天一道登山的女友,因接觸過病毒而被隔離了,她是位護士。曉娟就想起跟女友接觸的那一幕,心里“咯噔”一下,愣住了。村里的第一位確診病例也是個女子,發病時已昏迷不醒,是被直升飛機接走的。那女子后來恢復了意識,清楚地說出母親66歲生日。女子的母親談及女兒時,看上去寧靜安詳,可她的內心,不知經歷了一番怎樣的山呼海嘯!西方人宣泄感情的方式,與中國人大相徑庭,面對生死,他們顯得平和、內斂,從不哭天喊地的。

        對于嚴密的隔離生活,六歲的大妞已能理解。本打算邀請小伙伴們,來家里參加她的六歲生日聚會的,為此,大妞早已望穿秋水。聚會因疫情而被迫取消后,大妞非但沒有難過,還欣然給每個小伙伴畫了張畫,寄給他們。三歲半的二妞,顯然不明就里,天天嚷著要去見奶奶。以往,她每天都去奶奶家吃吃喝喝的,現在孩子與老人被活生生分開,如同天隔一方。困守在家的二妞,每天下午望著對面門洞下的奶奶,就趴在門框上大哭,邊哭邊喊:我的奶奶沒有死,你們為什么不讓我去,你們是壞人!


        曉娟與兩個女兒.jpg

        曉娟與兩個女兒


        曉娟就敞開門,讓二妞望著奶奶打電話,這樣,她也就安靜了下來??啥ぴ诩腋綦x期間,一直尿褲子(以前不尿的)。疫情之下,這么幼小的心靈,顯然承受著大人們難以想象的壓力。

        隔離之中,耄耋之年的公公、婆婆不敢再出門,采購任務自然就落在了曉娟的肩上。因為要等待丈夫下班回家接替她來帶孩子,曉娟才能出門去幫他們采購。待她緊趕慢趕到了超市,新鮮蔬菜已所剩無幾。別看公公、婆婆一年四季住在山里,他們的生活卻很是講究,專挑有機食品吃。曉娟就得多跑幾家超市,以便湊齊婆婆需要的蔬菜。有次,曉娟戴著口罩在超市里四處尋購時,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太太,瞪著眼指責她沒跟自己保持足夠的距離。曉娟心想,我只是路過,又沒貼著你走,為何這么怪我?老太太更來勁了,板著臉喋喋不休,引來不少人駐足、凝視。為了避免麻煩,曉娟憋了口氣,扭頭走開了。

        先生的一位好友,過去常來家里喝咖啡聊天的。有天早晨,被人發現時已然過世了。據說與病毒有關。聽到好朋友去世的消息,先生濃密的長睫毛,沉重地撲打著冰藍的眸子,如同風卷雪花,寒氣逼人。她先生是從事電、暖行業的,有奧地利政府頒發的許可證,疫情期間仍可外出工作。由于他每天在外作業,接觸人多,曉娟就擔心得很。見他下班回來,馬上提醒他洗手、消毒,否則他會忘掉。婆婆天天來電詢問,他的兒子是否有感冒咳嗽等癥狀,千叮嚀萬囑咐的??蓱z天下父母心!

        奧中兩國的航班全部停飛后,曉娟第一次感到被徹底隔絕了。似乎再也回不了家見不了爹娘,從未有過的凄涼之感裹挾了她。過去,十個小時的飛行是自己與親人的距離——可謂天涯咫尺。早年在國內工作那會兒,由南到北回趟家,也要坐幾天幾夜的火車呢。一場疫情,讓回家的行程變得遙遙無期。近來,曉娟常在夢里邂逅海風,聽到海水沖刷海灘的喧囂。思念那份久違了的熱鬧與喧囂。因為每年的這個時候,他們都帶孩子到意大利海邊去度假。

        許多隔離在家的人,飽受禁足之苦的同時,也忍受著時間無處安放的沮喪。曉娟可不存在這個問題。上有老,下有小,還要擠出時間閱讀。她非常喜愛回族作家李進祥的小說集《換水》,每一篇都深深地打動著她。只要可能,曉娟也愛寫點散文隨筆,將自己的生活與感悟訴諸筆端。日子忙得哪里還顧得上寂寞!收拾菜地時,她突然發現去年的韭菜冒出來了,便一撮一撮地剪下來,給孩子們包頓韭菜餡的餃子。為了讓孩子們安心待在家里,曉娟不厭其煩地在網絡視頻上學做菜,每天花樣翻新,用美味可口的飯菜,穩住孩子們那躁動不安的心。

        這個午后,曉娟帶女兒在山腳下玩耍,佩特拉也帶了孩子過來玩兒,曉娟就問她:聽說村里的幼兒園可以報名了,你給兒子報名了嗎?她眨了眨深藍色的眸子,說:沒有報。因為名額有限,孩子們得分期分批進幼兒園。還是把位子留給警察、醫生,和那些在超市里上班的人的孩子吧!

        曉娟聽了,不禁想起前些日,她給倆孩子網購了兩只書包,結果二妞不喜歡自己挑選的顏色,哭著鬧著要和姐姐的顏色一樣。她便想著退回去換個顏色,也就是填張單子的事。不料先生得知后,大發雷霆:就因為顏色的事都要拿去換,現在郵政人員的工作量已趕上圣誕節了。你們這是在給人家找麻煩,郵政人員都有人感染病毒了!

        “咔嚓咔嚓”,鎮上的火車聲勢浩大地從高坡上駛過,大妞飛跑著跟火車頻頻招手。車頭里的司機看見了,故意拉響長笛作為回應。曉娟就想,這個司機真是個調皮有趣的人?;疖嚥挥煞终f鉆進了黑乎乎的山洞,連尾巴也不見了。這時,天空中一陣轟鳴,一架飛機由遠而近,呼嘯而來。轉瞬間飛機已來到頭頂,是一架草綠色的直升飛機呢。二妞興奮地追趕著,仰著臉直擺手。風急天高,飛機稍微側了側身,隨后又掉過頭去,穩穩地立在空中。白云一動一動的,形如卡通,在空中移動、集結。

        曉娟就想起了去年,好幾架飛機平行擦過阿爾卑斯山尖兒,而后直沖云霄,在天際間瀟灑地甩出奧地利國旗的顏色——紅白相間,壯觀極了。因為小鎮偏遠,奧地利的飛機表演時常在這里舉行。有一年,表演中的飛機飛得相當低,掃著她家的煙囪轉了又轉。曉娟便想,那上頭的飛行員八成看到了她和孩子吧?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