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通往故鄉的橋

        作者簡介:王劍冰,河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散文學會副會長。在《人民文學》《當代》《收獲》《十月》《中國作家》《花城》《鐘山》等發表數百萬字作品。出版著作《絕版的周莊》等41部。曾獲河南省政府第三、四、五、六屆文學獎,首屆及第三屆冰心散文獎,首屆郭沫若散文隨筆獎,首屆杜甫文學獎,首屆劉勰散文獎,首屆吳伯簫散文獎,中國散文詩九十年重大貢獻獎,第十一屆丁玲文學獎,第八屆徐遲報告文學獎,中國散文學會三十年散文理論獎等。


        洛陽橋1(方圓合攝影).jpg


        頂著清晨的細雨,來看洛陽橋。

        此洛陽橋不在洛陽,在福建泉州。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江水竟然沒有了,唯余一道深深的河床。這是第一次看到洛陽江的另一形容。有人說海正在退潮。一些細小的水道,在灘底繞出好看的彎。洛陽橋一個個橋孔,像睜著的眼睛,看著這個世界。

        白色的鷗鷺在河道里翔集,享受著雨及剛剛退潮的明朗。淺處的水洼,一定留下了什么驚喜。主河道兩旁聚集著蔥郁的紅樹林,喜歡海水的植物,堅定地在這一片結成了同盟。

        橋墩子也覆著一層綠色,那是喜濕的青苔和自古就有的海蠣。長長的洛陽橋,就這樣坦露在我的面前。沒有水的橋,簡直就是一副龍骨化石。算下來,它已然挺立千年。

        我沒有打傘,任一襲煙雨,在眼前迷離。


        雨下得越來越大,沒能上橋的遺憾,一直敲打著心鼓。中午睡不著,幾個人相約著再來。

        這次換一個角度接近洛陽橋。石頭鋪就的老街叫橋南街,與洛陽街隔橋相望。它們是洛陽江的友鄰,共同見證了洛陽橋的興建與興盛。街道兩旁不少老建筑,還保持著曾經的模樣。

        早上來時,趕上退潮,現在江水已是一片汪洋,水波漫涌,擊打著橋墩。紅樹林完全沒入水中,有幾處長得旺,高突其間,遠遠地有了好看的起伏。大片大片的綠,像是橋在吞吐。

        從橋頭望過去,橋兩端各有老房子,有管護橋的機構,還有海神廟和祠堂。那里長出幾棵老樹,歪斜,卻青翠?;◢弾r巨石深陷樹下,懷抱著“萬古安瀾”四個大字。文武將軍的石像,雖面目模糊,威武尚在。那么多的碑,有的碑刻“亙海長虹”、“海內第一橋”,有的則是歷代吟詠的詩篇。走上橋的感覺,像進入一幀古畫。

        橋太長,兩邊浪濤翻卷,走得久了,有一種眩暈感。

        自晚唐始,泉州已成為中國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貿易的發達,極大地刺激了泉州的制造業和商品經濟的發展,泉州各縣區有了許多陶瓷和紡織等產業基地,到了宋代,泉州灣更是帆檣林立,百舸爭流,中外商賈無不云集于此,使這里成為進出口商品轉運中心和集散地。

        泉州商旅的發達,帶動了橋的發達。此非我們見識的那種拱橋,泉州的橋大多是長橋,這樣的橋完全發揮了運輸及遠達作用。


        二十年前,第一次來泉州,朋友帶著見識了不少文化遺跡,聽說還要去看洛陽橋,我竟然愣了一下,洛陽橋怎么會在這里?可這座跨江連海的古橋確實就叫洛陽橋,而且是全國重點文物,與北京盧溝橋、河北趙州橋、廣東廣濟橋并稱“古代四大名橋”。

        在橋上,我有時會恍惚地呆想,思緒一忽在遙遠的中原洛陽,一忽又在這個標注“洛陽”的地方。唐代,這里還是一片水,洛陽已是世界級大都市?!奥尻柲档ぜ滋煜隆薄皾h魏文章半洛陽”,洛陽成為人們向往的圣地。

        司馬光辭別汴京就西去洛陽,帶著幾個人潛心編纂《資治通鑒》,為了避暑和清凈,還在地下挖了一間屋子。司馬光說過:“欲問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一個洛陽,可以道盡天下興衰史了。

        時間再往前,在洛陽常住的還有一個人——白居易。白居易不像杜甫那樣漂泊轉徙。白居易不僅在這里瀟灑,而且還永久地睡在了這里。以致那些白氏后人及仰慕者千里萬里地趕來祭拜。我曾在一個細雨霏霏的早晨,逢到上百位自稱是白氏后人的韓國團體。白居易在香山上可謂盡享洛陽風光。那種“爭得大裘長萬丈,與君都蓋洛陽城”的豪情引發多少人的艷羨!說起來,王維同李白一樣,可以說游盡了山水,也寫盡了山水。這回王維住洛陽卻讓他賞到另一種景色:“洛陽女兒對門居,才可容顏十五余?!?/p>

        可是一晃,一切都成了過眼煙云。洛陽幾乎成為一片廢墟的時候,泉州早熱鬧成當時洛陽的模樣。

        除了“洛陽”,我也見到過“長安”的名字。那次到東莞,問一個人來自哪里,聽說是長安,我還高興地數說了一大堆長安的好,誰想人家說不是彼長安,是此長安。這才知道遠隔千里的地方,還藏著一個同名者。人家望人家的長安,就不用“可憐無數山”了。問起長安名字的由來,有說這樣,有說那樣,沒有十分確定的結果。不像洛陽,凡叫洛陽的地方,當地人一定告訴你,就是因為中原的家鄉,沒有第二個原因。

        這種洛陽情結的延伸,或可是河洛文化的傳承,是一種血脈相交、根系相連的必然。河洛文化,深深影響了中華民族的性格。其主要原因,還是接二連三的大移民,使得“河洛郎”遍布全國。

        兩晉南北朝時期,中國處于政權分裂和地方割據狀態。李格非有言:“天下常無事則已,有事,則洛陽必先受兵?!甭尻柺侵性貐^的戰略要沖,戰亂一起,百姓便流離失所。地處東南一隅的福建地區局勢相對穩定,于是,大批中原百姓南遷來閩。

        五代十國時,王審知建立閩國。他從中原的光州、固始一路輾轉而來,入閩的幾乎都是從河南帶來的人,自稱“河洛人”“河洛郎”。安頓后,他們先將祖先牌位供奉起來,再把帶來的種子植入新的家園。每到春節,家家戶戶在廳堂貼刻堂號、堂聯,給祖先上香。再不能回去,時常的遠望總帶著不舍。這樣,來到泉州的晉人便把所在地的兩條水分別叫作了“晉江”和“洛陽江”,把在洛陽江上修建的橋叫作“洛陽橋”,形成的村落叫作“洛陽村”。

        隨著大批中原河洛人的到來,閩南由一片蠻荒漸趨繁榮,從而使福建成為受河洛文化影響最大、現存洛陽元素最多的地區。家鄉的名字用在這里,既是一種念想,一種情感寄托,也是一種文化的傳揚。

        據統計,生活在我國南方及海外的客家人有將近一億之多?!盎突妥孀跇I,永懷河洛間?!笨图胰斯J“根在河洛”。據說全國就有十余條叫洛陽的江河,20余座洛陽橋。以“洛陽”命名的地名有數百個,光是叫洛陽村的就有78個,福建省便有九個。這些,都是“河洛郎”留下的印記。

        中原人的一批批南遷,也把洛陽的精華帶走了。最早來的移民,帶來了中原文化和先進的生產技術,還有經商之道,生活之巧。再后來,就做起了設館辦學、梓蔭后代的大業。他們倡儒學,履仁愛,獎誠孝,使得河洛文化之精蘊在這里得到了承接與延續。多少年后,中原很難出幾個進士的時候,這里卻總是響起來自朝廷的賀喜鑼鼓。

        洛陽的名字,讓每一位故鄉人無論在哪里看到,都會有一種難以抑制的親切感?!敖裎也粯匪悸尻?,身欲奮飛病在床?!鳖嵟媪麟x的杜甫回不到老家的時候,如果逢到有著“洛陽”稱謂的地方,也會感慨欣慰。

        有人在感情里記掛著家鄉,家鄉也有著反向的關注。中原的劉彥卿,自從在泉州發現洛陽橋和洛陽村,同我一樣驚異不已,作為長久浸淫河洛這片水土的洛陽人,一種熱情與摯愛讓他忽發念想,要踏訪所有帶有“洛陽”的地方。數年間,無論風霜雨雪、山高水長,只要有一點信息,他都會匆匆趕去。那是需要精神和毅力的。我們能感到,劉彥卿見到“洛陽”二字的那種爆發性的欣喜,以及尋訪有果的釋放性的欣慰。

        當然,惟有熱情是不夠的,還要有深厚的歷史人文的積淀。沒有人知道他費去了多少時間,多少辛勞,最終拿出的是一部厚厚的《天下洛陽》。我為他的書作序說,在劉彥卿四處走尋的過程中,我以為他在為洛陽尋找丟失的瓦。那是洛陽的記憶,說到底,是河洛的浪花,是中原文明的碎片。


        在唐代,有三個以航運為主的城市閃爍在史冊中,也即南方三大港:廣州、揚州和泉州。

        到了宋代,從泉州港出發的商船已經通達40多個國家,“漲潮聲中萬國商”,進入元代,又有所增加,而且,外國的商船也源源不斷地駛來。

        整個泉州的航海史,濃縮在一個博物館中??粗浅领o而宏大的建筑,感覺它一直在訴說著:訴說著船,帆,海浪與風雨。

        從這里知道,宋代出口的手工業商品有瓷器、陶器、漆器、工藝品、紡織品,甚至還有書籍。金屬制品有金、銀、銅、鐵、鉛、錫。農副產品有米、糖、鹽、茶、酒、藥材、水果、果脯。這些東方美好的事物,是大船駛向世界的通行證。

        那時的泉州,造船業已經相當發達,從1974年泉州灣打撈出水的宋代商船遺骸,即可以看出商旅大國的氣派。其所采用的水密隔艙、多重板構造、魚鱗搭接等技術,代表著當時世界最先進的造船技藝。從船上出土的大量香料和藥物判斷,這是一艘從東南亞等地貿易歸來的商船。先進的造船與航海技術,保障了古泉州海外貿易和港口經濟的發展。


        洛陽橋2(方圓合攝影).jpg


        由海外進來的商品有各種香料:沉香、乳香、降真香、檀香、金顏香、安息香、速香、暫香、箋香、光香……花樣可謂繁多。還有丁香、木香、麝香、伏苓、鹿茸、人參、血碣、胡椒等藥材,中藥是中國的國粹,進口這些許是制藥之用。軍事用品主要是硫磺、筋角等。在宋代,已經有了火藥,并且以此產生了火炮,硫磺這種主要原料,便是大量之需。還有日本刀,那個時候就已聞名。日用品中,有番布、綢布、高麗絹、羅板、衫板等絲織品,中國是絲綢出口國,竟然也進口異域的紡織品,可能為宮廷及達官貴人專需。館內見到一位官員的進貢清單,上面所列多為海外物品。

        不短的一個時間段,東方大港都處于繁鬧中。每每商船進港,都會引起一陣狂歡似的騷動。外國商人來了,還要舉行歡迎儀式,這是中國的禮儀。隊伍前面是鑼鼓響器,中間是浩大的運輸隊,推車的,挑擔的,雙人抬的,肩扛手托的。后邊跟著的是交易方??礋狒[的百姓圍的里三層外三層。隨船而來的商人頭目,被眾人高高抬著,以示規格隆重。

        一些物品被炫耀地舉在頭頂,招搖過市。有象牙、犀角、珊瑚、珍珠、玳瑁、瑪瑙、琉璃等,還有金銀制品。這些高檔物件,怕不是普通百姓之用,卻有市場,否則也不會如此大量運入。館內見到一件產自波斯十世紀的物品,是波斯孔雀藍釉陶瓶。那般大的體形,放到現在也為之稱奇。卻是發現在貴族劉華的墓中。

        海是泉州的翅膀,泉州人一次次駕翅飛翔,無邊際地拓展,無邊際地奮爭,無邊際地向往。沒有人能阻止東方那強大的競爭力與誘惑力。到了宋末元初,泉州終于奮起超越,坐上了中國最大商港的交椅,并且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商港之一。

        現在,泉州依然借助海在飛。


        那個時期的泉州人,生活熱情高漲,石橋也就越修越多。橋是通達,是效益,是商業大港的需求,也是經濟貿易的保證。橋不僅體現出泉州商旅的繁盛,人民生活的富足,還體現出人的素質與精神。

        橋滿足了泉州的一切。

        洛陽橋建好之后,光是橋頭的洛陽鎮,就興盛成閩南一帶海運商品和本地特產的重要集鎮,街市上有各類商行、布莊、錢莊及飯莊、客棧,一時間車水馬龍,熱鬧非凡。直到上世紀初,源利行、長瑞行、萬盛行、長春行、興源行等老字號還興盛不衰。

        那么多的橋,又是那么長的橋,可以說每一座都與港口相關。有了這些橋,便有了自由與便利,有了更多的向往和可能,有了更多地走向海、走向遠方的人,也就有了更多的收獲與富裕。房子在一座座橋的周圍建起來,莊院在擴大。更多的中原人被吸引過來,投親靠友,娶親嫁人的事常有發生。古橋上也就總有花轎走過,爆竹響起。

        有趣的,是洛陽村的男娃與橋南村的女子成親。洛陽橋就像是一個幸福的牽線人。橋上是從這頭到那頭的迎親與送親的隊伍,橋兩邊的水中還有船兒,噴撒著天花,燃放著喜鞭。橋通連起一江兩岸,也通連起兩村一心。新媳婦坐在花轎上,半掀轎簾,看著前邊的新郎和漸行漸近的洛陽村。

        我猛然想起,那新郎莫不是姓公吧?

        人們已經知道了造橋的百般好處。即使到了近代,還有留下來的十座長橋。多少年中,人們仍然能念出它們的名字:洛陽橋、安平橋、順濟橋、筍江橋、下輦橋、玉欄橋、鵲鳥橋……十座長橋,是十個指向,表明著泉州的開放性結構,和一個東方大港通達四海的氣象。

        鵲鳥橋,古代的舶司就設置于此。舶司相當于現在的海關,那么,也可以說這里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上氘敃r,這座橋是何等繁忙,各色人等,無不經過這座橋辦理一應手續,這是一座連通五湖四海的橋,也可稱作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鵲橋。

        還有安平橋,連接晉江和南安兩地,這一連接,竟然有五里之長,在當時的中國是極為罕見的。

        多少年前我曾經走過這座橋,那個時候,人們極度地利用了橋頭兩邊,以致聚集起那么多低矮而擁擠的房屋。當然,橋已經失去了它的價值,不需要有充足的空間來通行車馬與貨物。如果不是朋友帶領,簡直不知道這些繁雜的后面,還藏著一座千年老橋。老橋在橋頭堡處,被鐵柵欄鎖住,平時也不讓人一睹尊容。

        那么也看不出,橋架在此處的原由,它們甚至同這個現代化的都市交通,沒有了任何關系。

        第二次來,這里進行了整治,已經是一片開闊,從寬敞的大道拐入,可以很順利地上橋。這樣,我的眼前出現了一支人拉手推、身背肩扛的隊伍,騾馬大車也轔轔蕭蕭地通過這橋,不必擔心如此興師動眾會壓塌橋體,實際上的橋每天都是如此負重。

        這次再來看安平橋,雨沒有光顧這里。有蘆葦層層疊疊,不高卻極顯鄉間氣息。水的光影透射著陽光,就像一架古琴,將時光拉響。

        我原以為順著橋能看到海,卻看到了一片迷茫。時間是一把利刃,它會把一切改變。只有在想象中復原那個場景,一個信念變成事實的場景。

        很短的時間,會讓你感覺,到了閩南就像回到故鄉,滿街都是老街坊,你同他們打招呼,他們也沖你笑,你若尋一處民宿住下,半天時間就熟了。吃吃這家的小吃,嘗嘗那家的味道,講講彼此的故事,別提多親切。有人說起來,竟然已經住了七日,還沒有走的意思。說反正是閑了,在哪里不是閑著。晚上還相約著來到橋頭的空地,自在地跳一陣廣場舞。完全地融入了泉州。

        我遇到過不少福建人,說起來他們總是認老鄉,說他們的先祖是從哪里哪里過來,而且家家都有族譜。不少閩南人都去過洛陽,他們帶著一種熱熱的感念,走過一座座洛陽橋樣的長橋,一步步接近中原,離故土越近,越有一種難以言表的心緒。在祖輩的訴說中,他們已經無數次地回來過,真正到了這里,卻又如夢如幻。有人眼中涌出了淚水,終于能回來看看,看看也就滿足了,畢竟一條根脈相連著。有人包了一點黃土回去,放在祖先的牌位前。

        我在中原,見到的不只是閩南人,還有福建其他地方或更遠的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他們打著自作的旗幟,明確地告訴你他們是來探家的。你看了,也總是投去親切的笑意。

        說到洛陽橋的淵源,他們會告訴你,以泉州為代表的閩南方言,就是來自唐代中原的河洛語。

        據史料記載,“洛陽讀書音”是中國最早正式的官方普通話,對后期民族語言的發展影響深遠?!爸腥A音切,莫過東都”。各代都認為洛陽“居天地之中,稟氣特正”,以當時的洛陽音為標準音。直到清朝中期以后,官話的標準音才向北京話轉移。著名語言學家、中古漢語和上古漢語語音研究專家鄭張尚芳認為,古代中國很早就有了民族的共同語言,也就是當時的“普通話”——雅言??鬃泳褪怯醚叛耘c弟子交流。

        雅言就是夏言。古華夏人是漢族的核心,而夏建都在洛陽一帶,殷建都也在洛陽周邊。所以,歷代雅言標準音的基礎就是在洛陽,唐、宋、元、明都是如此。因此,可以說古代的普通話從上古、中古一直至近代,都是以洛陽話為標準音,沿襲了4000多年。

        由于歷經戰亂,洛人南遷,在洛陽本土如今已聽不到純正的古洛陽話,真正的古洛陽話不在北方,而在南方。唐代詩人張籍在《元嘉行》中寫道:“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碑斈昴切闹性油}粵等地的河洛人,把中原官話與當地方言融合后,便產生了客家話和粵語??图胰斯苓@叫“河洛話”,至今有些地方還把上了年紀的婆婆叫“安人”, 這是宋代朝廷命婦的稱號。

        如果留意,會聽老人們在高深的祠堂數說從前:“古早的時候……”古早的意思就是過去,可他們說古早。很多詞語早在中原消失了,這里都還在說著,他們說“起動”,是表示感謝的意思。他們把蛋稱為卵,把鍋叫成鼎,把夜說成冥,把種田稱作息,把年輕男子稱為后生家,把狗稱為犬,把狗叫說成犬吠。把你稱為汝,“汝各來”,就是你又來了。聽起來雅致而有味道??蛇@都是方言啊,這些文縐縐的方言里,滿是對中原文化的依戀與堅守。有人考證,現在閩南話的讀音與聲韻,跟公元601年陸法言寫成的古韻書《切韻》基本上雷同。

        商船出海等風的間隙,他們就耍龍、玩木偶、唱南音。我曾經觀看過泉州最有名的木偶大師的表演。那天下了大雨,他的表演就在室內。我們圍了一圈,留給他的場地很小。但是,他利用兩只手一堆絲線,將一個故事演說得生動而有趣??粗€下活蹦亂跳的木偶,幾乎就當成了在場情景。

        表演的老者講,這種藝術,純粹是來自中原。唐末王審知入閩稱王,帶來不少名士學子,也有傀儡藝人,傀儡戲便傳入了泉州。這種“提線木偶”在閩南又稱“嘉禮”或“加禮戲”,是隆重嘉會中的大禮。每逢民間婚嫁、壽辰、嬰兒周歲、屋廈奠基落成、迎神賽會、謝天酬愿,都要演提線木偶戲?!凹味Y”的道白中,多有中州音。

        翻看《泉州府志》,看到泉州民俗中,有清明“插杜鵑花”之說。而此習俗是從古代河洛地區的插柳習俗演變而來,沿襲的中原習俗。還比如:在除夕的前幾天,家家戶戶除塵洗涮,貼春聯,辦年貨,蒸糕,送神。并把水缸裝滿,并稍溢出,以示年年有余。而后用石板或木板把井口蓋住不再打水。除夕當夜,家人團聚點燭守歲,燃放鞭炮,辭舊迎新。

        在夜晚的橋頭,終于又聽到了久違的南音。那般悠揚婉轉,蕩氣回腸的說唱里,一定還有著古老中原的影子。

        從中原人的遷徙開始,泉州始終是一個融合的城市。人們喜歡這里,也是因為這里的諸多美好。泉州以泉名,真就有“清泉隨地涌,曲巷有花齋”的景象。整個一個南宋,加上一個元代,泉州人的幸福指數要比中原人超高不知多少倍??梢哉f,遷來的中原人是幸運的。


        洛陽橋3(方圓合攝影).jpg


        這是一個德濟門遺址,遺址上散落著條石和老磚,正當門的通道,可見磨得發亮的砌石。被埋沒了許久,仍可以想見當年車水馬龍的景象。

        正看著,友人說李贄故居就在附近。順著遺址前面的一條老街走去,不遠便到了。德濟門邊上藏著一個李贄故居,是歷史的巧合還是歷史的必然?或就是這位大才子的先輩看好這交通便利之地。

        一座老的不像樣的窄小門樓,不起眼地蹲在夕光中,不注意就會錯過去。破敗的門戶緊閉,說里面正在裝修。無論怎樣,留個影吧。黃昏已經來臨,門樓下已顯昏暗,正聚精會神,“吱呀”一聲,身后的門霎時打開。嚇了一跳,莫不是主人出來?一座泉州,出了那么多名人,有一個李贄,也不足怪。想兒時李贄,穿過南城門,去看一個個新奇,同后來文人的去,向往應該是一樣的。

        現在的德濟門也即南門仍然是一個熱鬧所在,南門烤鋪、南門煙雜、南門風味,故鄉緣美食……鋪面一個挨著一個。

        泉州開元寺進門處的廊柱上,掛著一幅對聯:“此地古稱佛國,滿街都是圣人?!边@些閩南人不光是建橋修路、廣設學堂,還增設各種廟堂管所,將中原文化發揚光大。

        當時的商船主要是帆船,冬季靠北風出海,等到第二年夏季再靠南風回歸。利用好風,是航海人的重要保證。泉州人懂得“順風相送”,“牽星過洋”。因而,人們總是到天后宮、媽祖廟、下海廟向海祈風,希望平安出航,平安回歸。此外,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在此都較興盛,還有孔圣人、關帝甚至孫大圣,也都尊入廟堂。只要是感覺對人對商對海有好處,都一概歡迎。

        對于外來洋人,也不排斥,一時間,阿拉伯人、波斯人、南洋人、印度人,都有來經商定居者,甚至將這里視為第二故鄉。從唐至元的數百年間,泉州主要的生意伙伴是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泉州東邊有個靈山,就葬著穆罕默德的門徒三賢、四賢,他們在唐武德年間來泉,喜歡這里的人文風物,便留下來終生未歸。

        這里有一種古老的樹,叫刺桐,刺桐每年春風起時開花。夏初進港的商船,會遠遠看到一座紅彤彤的城市。那艷紅的花,如一串串小燈籠,迎接著遠來的客人。這種“海曲春深滿郡霞”的紅,現在落滿了老橋的兩端。馬可波羅來時,一定看到過這種景象。

        還有一個人,也看到了這種景象:“刺桐花開了多少個春天?東西塔還要對望多少年?多少人走過了洛陽橋?多少船開出了泉州灣……”,一位在《鄉愁》中感嘆故鄉的泉州人,終有一天回到闊別近60年的故土,回來便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來了,也要先來走走念想中的橋。長長的石板,走起來有些吃力,畢竟不是當年。終于堅持著走到了終點。這個時候,家鄉人看到他揚起頭來,激動地吐出了一句話:“整整1600百步??!”

        原來在故鄉的橋上,余光中有著一個丈量,這久違的滿帶著鄉愁的丈量,在堅硬的石板上,寫下了一位詩人深情的歪歪斜斜的詩行。


        時間告訴我們,再遠的距離也不是距離。

        千年的泉州,以一座橋的形象展示在我的面前。橋,是故鄉,也是遠方。橋不是固守,橋是開放。橋是人們與大自然抗爭的重要手段,而且是融合著浮力、重力、交通等科技的手段。

        橋是另一種形式的帆,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岸。橋是一種擔當,也是一種情懷。有誰說,一個人一生要做很多事情,而用心做好一件就不錯。那么,對于橋來說,它的一生,就是做好了一座橋。它從最初到最終,都沒有枉對自己的名字。它們是向海而生,向命運而生,向希望而生。它們實實在在地鋪展在我面前,直到現在還在與自己較真兒,同歲月抗衡。

        有風吹過,風一到橋上就顯得凌亂不堪。那些凸凹與斑駁,讓風不大適應,于是發出細微的嘶鳴,而后還是掉落在水中。

        水倒是與橋相親相近,互知秉性。水不停地沖刷著這橋,讓石頭更像石頭。水的紋光一圈圈地打上石礅,青苔半泡于水,一些草從石縫間長出來,迎接午后的陽光。擠出來的還有一些白色的小花,這些都是一時興起,不會支撐太久。算不出,從宋代到現在,有多少花花草草開了又謝,謝了又開。

        有一個很小的石眼兒,這是怎么出現的細如針孔的石眼兒?竟然長出一許綠茸茸的植物,我叫不出它的名字,一粒種子不偏不斜地撒在了那里。也許曾有過無數種子的努力。

        長長的影子在歪斜,一些暗光沉入了縫隙。夕陽入海,古橋又默默地度過了一天。在我走之后,它還是會如此度過,它已變做化石,訴說著中原的氣質與泉州的氣象。

        有一只船從洛陽村往對面劃,我們在橋上走,船與我們并行著。船的速度并不快,它似乎并不急于做什么。有了橋,還要船做甚?有人說捕魚,或者干些別的。

        在有水的地方,反正有船就自由,你看遠處的葦叢,也有兩只小船,它們像漁家的兩頂帽子,搖頭晃腦地在白穗子的蘆草間,漸漸去遠。我很想知道它們通向哪里,那里是否也有來自中原的老鄉的村鎮?

        在橋頭,我遇到了另一位老人,他正揚著皓首放風箏。那風箏自橋頭放起,不細看看不到細細的長繩。風箏高高地掛在天上,一動不動,實際上它迎受著巨大的海風。若果從風箏的角度往下看,會覺得洛陽橋是它的倒影。

        算起來,這是我第五次來泉州了,也是第五次來看橋,說來算是老友。但我依然對它們懷有新鮮感,懷有好奇心,懷有鄉親般的親近。

        這些橋不僅是對一座城市,而且對于中國的歷史,都起過十分重要的作用??梢哉f,它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古代文明通往現代文明的神奇紐帶。

        應該說,上岸的貨物,通過這橋,故鄉也會享用得到。而故鄉的特產,也會經過橋而到達港口。望著一座座老橋,我著實覺得,它一直能通到故鄉。是的,它們同那些河洛郎是一起的,有著中原的血脈,中原的精神。實際上,是中原的精華,中原的自豪。

        千年間,中原人不得已遠離故土,以頑強和信念走出了一條新路,辟出了一條新途。我找不到那些遠去的人,卻見到了近處的橋,這是以另一種生命形式表明著生生不息的意思與意義。

        遠遠的中原,我真的想告訴你,這里有座故鄉的橋,它的名字叫“洛陽”……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