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兩次采訪的記憶 ——何思源和女兒何魯麗

        作者簡介:

        董保存, 解放軍出版社編審,原副社長、副總編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國作協報告文學委員會委員,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編輯有《紅高粱家族》《亮劍》等名著,被評為“全國首屆優秀中青年編輯”,獲中國出版界最高獎“韜奮出版獎”。作品數十次在國內外獲獎,其中紀實文學《毛澤東與蒙哥馬利》獲首屆魯迅文學獎,《授銜懷仁堂》獲解放軍文藝獎,2007 年被評為“當代十大優秀傳記作家”。近年來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多家電臺、電視臺主持“名家談軍事”“解讀開國將帥”“不忘初心再長征”“讀懂名將粟?!薄翱姑涝钡葯谀?。


        (兩個同樣的圖二選一)微信圖片_20220519111435.jpg


        3月20日清晨5點,振動的手機把我喚醒,友人發來短信:何魯麗同志病逝。這怎么可能呢?真是太突然了!幾天前,她親自為《中國愛心人物傳記》撰寫的頭條文章,剛剛交到編輯部,我們正要把排版清樣送她審定呢!

        我撥通了北京愛心萬里公益基金會名譽會長萬伯翱的電話。萬老師也得到了消息,他用悲傷的口吻對我說:“真是沒想到。十幾天前和她通話,還約定到唐山出席公益活動呢……”他正在聯系前往何家吊唁,叫我等通知。

        放下電話,我的眼前浮現出第一次見到何魯麗同志時的情景——

        那是四十二年前一個秋日的上午,我應約去采訪何魯麗的父親何思源先生。那也是我第一次聽到何魯麗這個名字。

        此事說起來有點繞,但還是得從頭說起——

        1979年春天,我從駐山西的陸軍部隊調到軍委裝甲兵創作室當創作員。剛到位,我就接受了一項任務:幫助時任裝甲兵政治委員的莫文驊中將整理他的回憶錄《回憶解放北平前后》。

        莫文驊政委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隨后列出了一個二十多人的名單,要我按照這個名單去采訪。名單中既有廣州軍區司令員吳克華、原四十一軍副政委歐陽文等軍隊的領導,也有在地方工作的老領導、老同志。而在北京要訪問的人當中,第一個就是原北平市長何思源。

        此前,我并沒有聽說過何思源這個人。老將軍告訴我,他是一位民主人士,曾經當過國民政府山東省教育廳的廳長,還當過山東省政府主席,也當過兩年北平市市長。1949年初,他率領北平各界代表團出城找到我圍城部隊的領導,表明北京各界的民意呼聲。當時平津前線司令部命令41軍政治委員莫文驊、副政委歐陽文接待他們。

        上世紀70年代還沒有互聯網,要查找關于何思源的材料,渠道很有限。我跑到文津街的北京圖書館去“做功課”,好不容易找到了北京市政協出的一本文史資料。

        何思源是一位傳奇人物,出生于山東菏澤一個農耕之家。1915年,何思源考取了北京大學預科班。讀書期間,他與蔡元培、李大釗等進步學者開始接觸。五四運動爆發后,風華正茂的何思源積極參與到運動中。1919年,何思源到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后轉入柏林大學、巴黎大學學習。在法國,他收獲了愛情,結識了法國籍妻子何宜文(中文名),后偕妻回國。1928年5月2日,蔣介石任命何思源為北伐軍政治部代理主任,隨軍進入老家山東。同年5月16日,他又被南京國民政府任命為山東省教育廳廳長,后來他還擔任過民政廳廳長??谷諔馉幈l后,何思源作為山東省國民政府的官員,本可以撤到大后方,但他選擇了留在山東、留在魯北,在那里和日本侵略者進行周旋。


        微信圖片_20220519111145.jpg

        何魯麗在全國人大會議上


         抗日戰爭勝利后的1946年11月,蔣介石任命何思源為國民政府北平特別市市長,在此期間,青年學生反饑餓、反內戰的呼喊聲此起彼伏,參加過五四運動的何思源自然站在了學生一邊,這令蔣介石非常惱火。1948年4月,蔣介石下令免去何思源的市長職務。平津戰役開始后,在解放軍大軍圍城的情況下,何思源有好幾條路可選,他既可以選擇與家人出國,也可以乘坐已停在東單臨時機場的飛機撤向南方,但他哪里也沒去,他選擇留在北平,為和平解放北平而奔走。

        1949年1月16日晚,何思源見到傅作義,他對傅作義說:“北平的和平解放已成了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北平人民無論城內、城外已經團結起來?!备底髁x表示,第二天要召集華北七省市參議會,討論戰況與和平問題。傅作義還說:“商妥辦法后,推代表向解放軍前線指揮部正式表示?!?/p>

        ……

        關于何先生的資料還沒有看完,我就接到莫政委秘書的電話,告之第二天上午八點半到何家采訪何思源先生。

        第二天,我按時趕到永安西里一座很普通的居民樓,敲響了何先生家的門。開門的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者,說明來意,他自我介紹說:“我是何思源?!?/p>

        何老先生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他的眉毛很長,說話的聲音特別洪亮,很有堂音。我注意到他佩戴著助聽器,像很多耳背的老人一樣,“耳聾嗓音大”。

        這套單元房好像只有兩間,一間是所謂的客廳,面積很小,但掛在墻上的一張照片卻很大——那是他們的全家福。照片上的女主人金發碧眼,非常醒目。

        落座之后,我們直奔主題,請他談談1949年1月率領北京市各界代表出城去和解放軍談判的過程。

        何先生說,不是北平各界代表,是傅(作義)先生提議在北平市參議會召開了華北七省市參議會,那個會推舉我們十一個人(何思源、呂復、康同璧、王喬年、馬振源、馮蓮溪、盧其然、張寶萬、傅華亭、劉鴻瑞、郭樹堂)為和平代表,我是首席代表,共同組成“華北人民和平促進會和談代表團”。會上決定第二天就出城去解放軍前線指揮部接洽和談之事。

        何思源先生說,當時北平的各界人士都非常焦急,大炮一響,古都名城就將毀于戰火。要想保住歷史名城的文物古跡和文化特色,國共雙方一定要用和平的辦法解決北平問題。這是一代人的愿望,也是當時最大的民意。

        何先生記得,當時他們是從西直門出城的,為了不讓城外的大軍誤會,他們的車輛上插著白旗。車子出城后一路向西,被圍城部隊攔住,送到青龍橋附近的大有莊。在那里,他們見到了圍城部隊的莫文驊政委和歐陽文副政委。

        “會談中,他們的態度明確,只要傅作義將軍接受和談條件,北平就可以實現和平解放。莫文驊請我們吃了飯,喝了酒,還安排我們住了一個晚上,讓我們參觀了他們的炮陣地。莫文驊將軍還說,共產黨非常希望和平解決北平問題,但傅作義將軍至今不肯在和平協定上簽字,你們回去見到傅將軍,要和他把這件事情講清楚,不要讓城里城外的老百姓失望?!?/p>

        正談到興頭上,單元門有響動,隨即進來一位風塵仆仆的女士,穿一件風衣,身材高挑,風度翩翩,儀態大方,她微笑著和我們打招呼。何先生說:“這是我女兒何魯麗,在醫院做兒科大夫?!?/p>

        何先生告訴我們,在他出城談判的前一天晚上,保密局派特務潛入他錫拉胡同的住所,在他家房上安放了炸彈,夜半炸彈突然爆炸,“我的小女兒何魯美被炸死,夫人重傷,身上有四塊彈片,我和她(指何魯麗)都受了傷……我出城去和解放軍談判時,胳膊上還纏著繃帶……”


        微信圖片_20220519111059.jpg


        何思源一家的全家福


        就是在這樣一種情境下,我第一次見到了何魯麗。這次見面雖然沒有什么交談,但她那干練而又不失儒雅的氣質,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時光荏苒,一晃十多年過去了,有時我會在北京的報紙和電視上看到何魯麗副市長的身影。在一些記者、作家筆下,何魯麗副市長被冠名為“平民市長”。當時我覺得有點奇怪,何魯麗有外國血統,又是名門之后,為什么稱她平民市長呢?

        1993年春,北京市兩會后的一次采訪,讓我解開了這個疑問。那是幾家媒體對再次當選北京市副市長的何魯麗進行的一次采訪,有一家雜志的編輯約我同往,這樣我有了第二次與何魯麗見面的機會。

        在路上,同行的編輯告訴我,“何大媽”(當時有不少北京市民這樣稱呼何魯麗)在百姓那里口碑很好,她和人們拉起家常來,就像是熱心的大媽。他還給我講了一個“何市長買菜”的小故事。何市長和普通市民一樣,要買菜做飯,但由于平時事情太多,有一次她到菜市場買了一兜子菜,回家的路上碰到熟人,那人問她:“何市長買菜去了,都買了什么菜呀?”她把兜子打開,說:“這不,我買了西葫蘆,大蔥……”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買的大蔥根本沒拿,趕快跑回菜市場去找,賣菜的人認識她,連聲說:“丟不了,丟不了?!睆拇艘簿蛡鞒隽艘粋€笑話:“何市長買菜丟三落四……”

        那天,記者們的提問可謂五花八門,“狂轟濫炸”——從她提議成立“首都醫療事業發展基金”,到創建“全國十佳衛生城市”的舉措;從婦產醫院的團隊出國學習試管嬰兒技術,到推廣中小學生“遠離煙草,拒絕抽第一支煙”的簽名活動……面對這些問題,她都給予正面的回答。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實實在在,沒有大話、空話和套話。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和老百姓相關的事情。

        等到這些年輕的同行們離開,我和雜志編輯才有了同她交談的機會。我提起上次到他們家去采訪何思源先生,她居然對此事還有印象,話題就從這里開始:“民間有個說法,四十二年前,您的父親是北平的市長,現在您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北京的市長,這是不是一種巧合?”

        她回答:“我父親絕對不會想到我也走了從政的道路。我小時候他就教育我們要做一個好人,要做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的人?!?/p>

        她還說:“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我父親在幾個關鍵的時候,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谷諔馉幹?,他本可以跟隨當時的政府南遷,到大后方去,但他沒有去,他選擇留在山東,和日本人進行斗爭、周旋。解放戰爭開始后,一大批國民黨高官都撤到了南方、撤到了臺灣,來接人的飛機就停在東單的臨時機場。他的朋友催我們快走,他卻堅持留下,為和平解放北平四處奔走……”

        何魯麗接受一家電視臺的采訪時,曾被問到“對你影響最大的人是誰”?她說:“是我的父親?!贝搜圆惶?。從父親的身上,她看到了一介書生以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在青年時期,她受到了共產黨人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教育。在政治動蕩時期,她受過磨難,也深深體味到普通百姓的疾苦……所以她才會說,既然把這副擔子放在我的肩上,我看問題,就應該站在老百姓的角度,站在一個普通市民的角度,真誠地幫他們解決困難和問題,為他們辦難事兒、辦實事兒、辦暖心的事兒……

        這不正是一個“平民市長”的心路歷程嗎?

        后來,“何副市長”的稱謂,變成了何副主席、何副委員長,到最后,人們尊稱她為何老。雖然有數次機會見到她,我卻沒有機會和她進行交流。本來期盼著能在北京愛心萬里公益基金會的活動上再次見面,誰知等來的卻是掛在吊唁廳墻上的遺照……

        何老,我在這里給您鞠躬了……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