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一生傳奇馬師曾(五)

        馬師曾來到駐扎于新加坡的一家廣東會館,打聽同鄉陶哲臣的消息。

        中國歷史上,各省在外埠(包括國內外)建立的會館雖多,卻以廣東為最,道理很簡單——

        廣東是中國最大的僑鄉,而廣東人則是南中國最大的海上“游牧民族”群體。他們以天地為廬,以四海為家。廣東會館堪稱一種文化現象,很值得社會學家把它作為一個專門課題來研究,它最初只是在中國內地發展,如今已然遍布世界的各大洲。

        廣東會館于清朝初葉開始興盛,那是廣東商人建立在全國各地的住宿、交易與聚會的場所,僅在北京就多達40余家。然而,最典型的卻是天津的廣東會館,它保存至今,改建為華夏第一家戲劇博物館。館內,建于1907年的新式歌舞臺曾見證梅蘭芳、尚小云的演藝輝煌,孫中山的革命演講……

        很快,馬師曾就找到了小學同窗陶哲臣所在的小學校。


        馬師曾早年女裝劇照。后來他反串飾演粵劇《拾玉鐲》劉大娘,與紅線女合作,該劇作為廣東粵劇院青年訓練班教材.jpg

        馬師曾早年女裝劇照。后來他反串飾演粵劇《拾玉鐲》中的劉大娘,與紅線女合作,該劇作為廣東粵劇院青年訓練班的教材



        這是一家私立小學——佘街進取學校。

        陶哲臣未及弱冠,卻擔任了校長一職。陶哲臣一身筆挺白色西裝,頭戴一頂遮陽帽,還配一副黑框眼鏡,儼然紳士派頭。見到發小,自是喜不自禁,尋一家上等餐廳,好好地款待了一番小學最要好的同學。

        二人多年不見,有說不完的話。

        看到馬師曾一時間六神無主的樣子,發小陶哲臣并不見怪?;蛘哒f,見怪不怪。只因他小時候就習慣了。這位有些神經質的同窗總是神游天外,若有所思……你讓他自己安靜一會兒,就又好了,好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于是,陶哲臣停頓了一會兒,招呼侍者再添一些小菜,才緩緩地舉起杯盞,向老友敬酒:

        “來,干一杯!慶祝我們星洲相會!”

        “為我們的南洋相會干杯!”

        最終,兩人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

        馬師曾改換“行頭”,暫時或永久脫離戲班和舞臺,去做一個教書匠。就在陶哲臣當校長的這個學?!芙诌M取小學教課。

        由于新加坡的小學有華文版課本,新任教員馬師曾甚至不需要備課。

        況且這里的小學最歡迎能夠“一腳踢”的教師,也就是“萬金油”,既能夠教學生語文、歷史、地理等基礎課,又能夠兼任體育、音樂、美術等輔助課的教師。這樣的教師一專多能,一身多任,能給私立學校節省開支。其實辦學并不賺錢,尤其是開辦小學,頂多算是小買賣。至少,不如當地的橡膠種植業、稀有金屬業、旅游餐飲業等能夠大量吸金。

        走馬上任。

        馬師曾當了三個多月的“孩子王”。

        孩子們倒也聽話。老師不算嚴厲,在課余和學生們有說有笑。師生相處,其樂融融。

        由于新加坡的人口中有70%左右是華人,因此班里的學生大多是華人子弟,漢語教學也就成為重要課程。這時,從小跟隨外叔祖馬楨榆學習傳統國學打下扎實基礎的馬師曾,也就派上了用場。

        馬師曾拿出自己祖傳的漢語“秘方”,自編自寫講義,每天給孩子們講一首語言淺顯、通俗易懂的古詩,大多是五言絕句或七言絕句。孩子們和家長們都感覺新奇而有趣,學習效果甚佳。這對馬師曾來說,信手拈來,并不費力,畢竟這些小詩都是他的蒙學養料、童年記憶。等到一個學期結束,整理整理,正好湊足了一小本漢語古詩小學讀物,共計100首詩,其中五絕40首、七絕40首、五律10首、七律10首。

        他將漢語課上的“每天一詩”精心編訂成冊,書名為《小學生古詩必讀100首》。

        正當如此盡職盡責的馬師曾講到第100首古詩的時候,暑假到了,學生們也該放假回家了。

        一個不好的消息到來。

        一直以來,佘街進取小學經營不善,經費總是入不敷出。校長陶哲臣和妻子早有“關門”的打算,如今另有高就,即將動身離開新加坡。

        陶哲臣對馬師曾說:

        “老弟,你怎樣打算呢?要不,這個學校由你接管?”

        馬師曾說:

        “這么個攤子,你都弄不好,我哪兒行?!你別管我,要走就走吧!”

        馬師曾之子馬鼎盛談到父親執教的經歷時說:

        “馬師曾教書,可謂書生本色、家學淵源。新加坡的華人社會,同祖國同聲共氣、息息相關。不過命運安排他入戲行,踏上‘學而優’的人生路?!?/p>

        百般無奈之下,馬師曾只好再去慶維新戲院探班,再去找慨然散金、為自己贖身的好兄弟“小生全”。

        再見“小生全”,馬師曾有些尷尬,有點兒敗走麥城的羞怯。

        雖然小學關門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但是想當教書先生、想脫離梨園行當,確定無疑——這是他三個多月前的想法和決定。

        人家“小生全”還是“小生全”,又見好友,欣喜若狂!他看出馬師曾的心事,就笑哈哈地談天說地,并若無其事地調侃:

        “我沒有諸葛孔明的腦子,沒有他那么能掐會算,可我就知道你會回來!你是想我啦,對不對?”

        馬師曾交到了真朋友,又是仗義的“小生全”為他解了難,找到個粵劇班演小生的差使。

        文冬埠這個華僑聚居的小市鎮,處在一個丘陵地帶,那里的礦工很多,全都是粵劇的擁躉。一個名叫“堯天彩”的劇團正在招聘小生演員,雖是第三號小生,座次低一些,也算個挺不錯的營生,至少有吃有住有補貼。

        在“小生全”的大力推薦下,馬師曾順利地與劇團簽了合同。

        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會,來到新加坡后,總共登臺演過兩三晚馬旦的角色,臺步都沒走順,曲調也沒記熟。至于小生的戲,那更是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壓根兒就沒學過!不過簽了合同就得上臺表演,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小生全”想的很周全,他給馬師曾辦了個“小生強化訓練班”,其實也就是有三天“培訓”時間。

        聽說馬師曾在唐山(不是指河北唐山,而是指中國,華僑稱祖國為大唐江山,即“唐山”)吊了幾天嗓子,“小生全”就讓他喊兩嗓子,喊什么都行。

        馬師曾氣運丹田,鉚足了勁兒,大喊大唱了幾句。他的全部看家本領也就這幾句——

        一品翰林宮院,

        許多吏部文章。

        上奏龍顏大悅,

        賞賜黃金萬兩……

        前面兩句是在廣州跟戲班師傅學的,后面兩句是自己臨時胡謅的。

        沒想到,“小生全”一聽,高興得直鼓掌。大加贊賞不說,還篤定他日后會紅得發紫,名滿天下:

        “你的聲音好得很哪!不得滿堂彩才怪!什么樣的角色擔當不起?!我先教你兩度‘散手’,保管你登臺不會‘撞板’!”

        馬師曾學會了《大賀壽》(《八仙賀壽》)《小送子》(《天姬送子》)等幾出戲關鍵場次中的主要段落,主要是掌握小生表演的臺步和唱詞。而第三小生一般都是扮演諸如“雪樓書童”“太子下漁舟”等陪襯角色,唱、念、做、表的程式清晰、套路分明,因為戲份不重,學起來也不難。

        細心的“小生全”還額外教了他一曲《游花園》的唱段,以備萬一。萬一上演觀眾喜愛的折子戲《西廂記》,扮演公子的第三小生在游花園遇到美人時,也能從容應對。

        馬師曾與堯天彩劇團簽的合同,原本月薪32元,薪酬已經不少,但是后來還有小加碼,全靠“小生全”的極力推銷:


        馬師曾珍藏私章“學而優”,這是他的連襟葉子修1944年所贈


        “這位馬師曾先生可是大才子,大陸戲班都稱呼他為‘文學家’!不光會唱戲、能演小生,還兼做‘師爺’!人家自編了一本新加坡小學華文課本《小學生古詩必讀100首》,自己也能吟詩作詞,更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呢,撰寫個戲院廣告、海報、書信、文案之類,全都不在話下。編寫個劇本、唱段也可以……”

        一聽這來頭,是個大人物??!

        堯天彩劇團的老板、班主簡直樂壞了。

        于是,馬師曾人還沒到,月薪就變成了34元。

        去劇團報到時,馬師曾突然發現自己還沒有戲服。

        幾個月黑板加粉筆的生涯,已經讓他落得“清苦”二字,一文不名,再置辦兩套像樣的戲服,談何容易。

        正在躊躇之時,“小生全”再掏腰包為其購置了名為“四處海青”的小生戲袍一件、小生靴一對、大小兩條毛巾……件件雖屬估衣店里的二手貨,卻也不顯陳舊,很拿得出手。

        馬師曾將衣物全都塞進一只破皮箱,衣物不多,皆因這里一年四季的平均溫度總是保持在攝氏23度至34度之間,只穿一身單衣即可。

        他搭乘一輛汽車,趕往文冬埠的劇團。

        但見沿途植被豐富,風光旖旎,中式亭臺樓閣與歐式花園交相映襯,錯落有致。海上帆檣林立,岸邊綠草茵茵,不時有野生動物出沒,名花異卉更是鮮艷,直讓人不錯眼珠,只覺心曠神怡。

        馬師曾來到堯天彩劇團。

        他給自己起了個藝名——“風華子”,意思是“風花雪月,才子多情”。戲班的同仁大多是認字不多、科班出身的江湖藝人。

        一個月來,每晚演出的劇目皆為傳統的舊戲如《江湖十八本》之類,也有當時較為流行的戲如《六國封相》《八仙賀壽》《天姬送子》等,再加上觀眾愛看的一些連本戲如《東周列國演義》《三國演義》《封神榜》等。

        “風華子”作為第三小生,盡管天天亮相,在舞臺上晃悠幾下,但畢竟戲太少,很難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天,西天的云霞格外火紅、明亮,雨后的山巒萬木滴翠,好像是要有貴客臨門。

        廣州粵劇名流“老新華”走訪新加坡,蒞臨文冬埠。

        他的到來,給了馬師曾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還有來自觀眾的認可。

        按照一般老舊戲行的規矩,已經成名的戲劇大老倌(如今叫大咖)到訪,劇團要讓出一兩場戲給大老倌來演。這是基于兩種考慮,一是借助大老倌的名望來“旺臺”,也就是撐場子;二是借機封個“大禮包”給大老倌一些酬勞(羊毛出在羊身上),以表示江湖義氣。

        大老倌“老新華”點著名要唱粵劇傳統名劇《蘇武牧羊》,這是他自己編劇自己主演的拿手戲。其中的唱詞十分講究,顯示出相當的文學功底。

        第三小生“風華子”,要在這出戲中飾演“猩猩子”。

        但是他戲齡太短,所學不多,又非科班出身,對許多曲調和唱段都很陌生。他自己是一個生手、菜鳥,而與他同臺對唱的卻是粵劇名伶。

        劇中的“猩猩子”,習慣演唱“亂彈(一種曲調)”,可“風華子”哪里會唱啊,真是急煞個人!

        眼看《蘇武牧羊》就要開演了,“風華子”還沒有找到調門。無奈之下,他只好硬著頭皮開口,向前輩“老新華”請教“亂彈”的唱法,并匆匆忙忙學了一遍曲詞,就隨著鑼鼓點兒登場了……

        或許是他真有些本事,才敢憑借急就章式的討教而做戲,或許是他靈性過人,過曲不忘,如此才能闖過這樣的難關。

        總之,當他飾演的“猩猩子”一亮嗓,只一句“孝敬只因從父命”,就博得滿堂彩。觀眾對這位初來乍到的年輕演員“風華子”很好奇,只見他看似新手又不像新手,功架沉穩,唱腔飽滿,動作利索,吐字清晰。就這樣絲絲入扣、陣腳不亂地把一整場戲演了下來。

        臺下的觀眾竊竊私語:

        “這‘風華子’是哪兒來的?還真有模有樣!”

        “聽說是從廣東來的,歲數不大,也就十八九歲,是一塊好材料!”

        主演大老倌“老新華”也對他大加褒獎,說他聰明伶俐,孺子可教。

        “風華子”得到這樣的夸贊,也受寵若驚,一再表示要向粵劇老前輩多多請教。

        而金寶埠的“慶維新劇團”的掌門人姓崔名賢(諢號“盲公賢”),也看中了“風華子”的能力和才華。

        崔賢來文冬埠延請演員加盟時,甫一露面,就被“堯天彩劇團”的一張商業海報驚著了,墨跡未干而字體遒勁:

        “這是誰的大手筆呀?大字竟然寫得這樣有筋有骨有力度,既瀟灑又得體,一看就有功底,好字!好字!好字!”

        “盲公賢”非常喜歡招賢納才,一打聽,這寫海報的人,原來是第三小生“風華子”,就不再多說什么,馬上邀請他加入自己的團隊。

        通文墨、擅書法,這事兒放在中國算不了什么,可在星洲就大不一樣了,尤其是在戲班就更是鳳毛麟角。馬師曾僅僅憑借書法功夫,就坐上粵劇劇團第一先生或第二先生的席位。

        “慶維新劇團”的演員陣容相當不錯,他們大多具有多年戲齡,唱做俱佳,這也讓“風華子”能多與高手切磋、過招,從而多長見識和本事。

        這晚戲將要開場,由名角銀飛鳳主演的《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一劇中,正印小生“風情郁”和第二小生“風情錦”竟然同時病倒,不能出演,這讓戲班主感到絕望,急火攻心!

        按照戲行慣例,很少有第三小生代替第二小生乃至正印小生出演。如果第三小生在臺上有個閃失或荒腔走板,砸了人家第二小生或正印小生的牌子,你說這罪過該算誰的?!再說了,“風華子”入行不算久,戲碼也生疏,倘若演得不好,也給整個劇團丟臉呀??墒?,救場如救火,也只能冒一回險了?!懊すt”令旗一揮,“風華子”領命,飾演劇中頭號人物薄幸郎。

        他感到異常興奮,躍躍欲試。

        女主演銀飛鳳私下擔心,“怕他拍檔不來”,以致毀了自己的名聲;眾演員覺得有些荒唐,卻懾于班主的威勢,敢怒不敢言……

        銀飛鳳終于忍不住了,揪住“風華子”的衣袖小聲問:

        “你有把握嗎?”

        “風華子”是誰?未來的粵劇泰斗,生來就是個頂好強的人,哪兒有猶豫、含糊、怯場、篩糠的道理?再說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小時候沒少看戲,也會唱一些經典唱段,其中就包括這出“杜十娘”。他不僅不打磕絆,還非常脆生生地說:

        “沒問題!”

        于是,兩人一起認認真真地趟了趟戲路,走了走臺,對了對臺詞和唱詞……

        粵劇《杜十娘怒沉百寶箱》是根據明代通俗小說家馮夢龍的小說《警世通言》中的名篇改編而成。此時的“風華子”之所以能輕易超越梨園儕輩,全在于他少年時代飽讀詩書。正是基于古典文學知識的內在修養,使得他鶴立雞群,獨步藝苑。他對于劇本和人物的深刻理解,直接表現在舞臺人物的塑造過程中,表情語言合乎身份,舉手投足有根有據,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也具有心理層面的含義。杜十娘雖是青樓妓女,但不是一般的風塵女子,她對紹興富家公子李甲——薄幸郎的一腔愛戀,具有舍命“豪賭”的意味,卻終究以命相抵命運的無情,縱身葬入茫茫大海。而薄幸郎的性格與杜十娘的爽朗剛烈截然相反,他在懦弱中有些無奈,也在退縮中有些茍且,因此目光含情而又躲閃,舉止文雅而有畏縮……這些人物內在感情的微妙之處,都逃不出會演戲的人的方寸……

        大幕拉開,該輪到“風華子”表演了。

        他的扮相雖然沒有變,穿的是正印小生——“風情郁”的全套戲裝。但是,對人物的處理卻頻出新意,讓觀眾感到新鮮有趣。他有意使唱曲有一種飄飄忽忽的感覺,連同眼神也在蒙眬中游離,而肢體語言則如棉絮之輕,顯得沒著沒落,用以表現薄幸郎的不可靠、不擔當、不靠譜。這樣做的效果很是奇妙,臺下一片叫好聲。

        這種臺上臺下的良好互動,正是戲劇演出的佳境。

        原本心情緊張的“盲公賢”,面部表情松弛了許多,也和觀眾一起鼓掌。于是,演唱者也就更加提神,嗓門也像涂抹了潤滑油的金屬,那叫一個響亮……

        戲唱罷,“風華子”仰天大嘯,暢快不已,體驗了一回“我輩豈是蓬蒿人”的得意。

        少年南洋得志,星洲升起粵劇未來之星。(五)

        (本文照片均由馬師曾之子馬鼎盛先生提供)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