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劉志峰和歸僑詩人蔡其矯

        2004年10月,蔡其矯詩歌研討會在詩人家鄉晉江召開.jpg

        2004年10月,蔡其矯詩歌研討會在詩人家鄉晉江召開

        第一次見到劉志峰,是在晉江舉辦的蔡其矯詩歌研討會上,驚異于他的浪漫和獨特:他不像常見的閩南人那樣,皮膚較黑、個子不高但身板粗壯,內藏強悍的力量;他身體頎長、文弱、膚白,滿頭烏黑帶卷的長發,散發出瀟灑飄逸的才子風采,有文友譽之為“玉樹臨風”。

        志峰16歲開始寫詩,對各種藝術門類也很熟知??粗巧肀硵z影機帥氣的青春身影,我會無端地聯想:志峰會不會是“南宗子”的后代?當年宋金交戰,趙宋皇族宗室大批南移,泉州曾是外南宗的居住地。那些不愁衣食的王孫熱衷于文學藝術,南音就是他們帶來的。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唐宋元700多年間,泉州曾是深目高鼻的外國人和北方游牧民族聚集的地方。各種民族之間的通婚混血,多元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在這塊不同于內陸黃土地的蔚藍色鄉土上,造就了眾多奇異而獨特的杰出人物。比如當代歸僑詩歌大家蔡其矯,就是“半南蕃”的后代。

        蔡老晚年?;乩霞?,熱心扶持“晉江詩群”。閱人無數的他,對志峰這位小同鄉的靈異,深感難得,頗為器重。他欣賞小同鄉的詩才,欣然為其詩集《無人之境》作序。2006年,當他收到志峰寄來的《蔡其矯研究》論文集,很是高興和滿意。他對這位能干的小同鄉在很短的時間內,能編輯和出版這本書,感到驚訝和佩服。88歲的詩翁笑瞇瞇地提筆寫信,一開頭就親切地稱他為“志峰兄”。

        作為一個詩人,志峰深知蔡其矯詩歌的重要價值和深遠意義,也為家鄉有這樣一位當代詩歌大家感到自豪。最初,他著迷于對蔡其矯詩歌的研讀和學習,后來又覺得光是個人研究還不夠,蔡其矯不僅是晉江的,而且是中國和世界的。他覺得,應該和朋友們為蔡老做些什么?

        在志峰身上,具有典型的閩南人“抱團做事”的性格,擅長在合作中做大做強。所以,他的蔡其矯研究,也因此與眾不同。他并不局限于個人在書齋里著述,而是有一種全局性的眼光,他主動聯絡晉江市文聯、黨史方志室、社科聯、文化館和蔡老的家鄉紫帽鎮,得到這些部門和單位的大力支持。他提議成立蔡其矯詩歌研究會,并且參與籌建和策劃活動,團結了顏長江、施勇猛、李錦秋等當地的一批中堅力量。他與蔡其雀、蔡三強、蔡榮生等蔡老的親屬,建立起友好的互動關系。他還經常向孫紹振、劉登翰、王光明、陳仲義、陶然、王永志、許燕影等專家學者及詩人,請教和交流。也常與我討論和商量。

        經過志峰多年的辛勤奔走、聯絡情感、建立人脈,漸漸形成了一個群體性的蔡其矯研究的全方位格局。在這個過程中,他表現出一種領軍人物的全盤謀劃和具體實施的才干,這是一般研究者所不具備的。

        2006年,蔡其矯回鄉參加首屆晉江詩歌節,與劉志峰(右一)等人合影。左一是臺灣詩人張國治.jpg

        2006年,蔡其矯回鄉參加首屆晉江詩歌節,與劉志峰(右一)等人合影。左一是臺灣詩人張國治

        志峰第一次成功的實踐,就是參與策劃和組織蔡其矯逝世十周年的大型紀念活動。前期最重要的工作,是由他配合晉江市文聯收集、編審和出版《蔡其矯研究資料專集》(上下冊),共收入1957年至2016年有關蔡其矯研究資料300多篇,175萬字,是迄今為止最為全面的蔡其矯研究資料匯編。另一本《永遠的蔡其矯》,收錄了蔡老逝世后十年來眾多研究者和文友寫的紀念詩文。

        記得我剛收到這兩本書時激動不已,這么大的工程,要花費多少的時間和精力,才能編輯完成??!有了這兩本書,蔡其矯研究就有了基本的資料保證,為研究者省去了多少查找資料的時間。志峰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幾年來,這兩本書,我一直“供”在案頭,反復翻閱。還有我那本簡略的《蔡其矯年譜》,也是志峰約我寫的。他提出要我在原來《蔡其矯年譜簡編》的基礎上,再補充修改。我原先并無撰寫和出版《蔡其矯年譜》的計劃,是志峰為我提供了一次重要機會,也是我們友好合作的開始。后來才知道:為了趕在紀念活動中,向與會者贈送這三本書,志峰在前期編輯和出版審稿過程中,度過了很多不眠之夜。

        紀念活動還邀請到很多名家,香港的陶然,北京的王永志,浙江的子張,福建的孫紹振、顏純鈞、陳仲義、王炳根等都來了,蔡其矯的三兒子蔡三強也受邀從北京趕來。這次蔡其矯逝世十周年的大型紀念活動的成功舉辦,受到了一致的好評。雖然是集體的功勞,但也讓文友們看到志峰在其中所起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第二次的大型活動,是蔡其矯誕辰100周年紀念,濟陽樓舉行蔡其矯詩歌館的開館儀式,也是嘉賓云集。當我走進濟陽樓——蔡其矯詩歌館,看到是全新的情景:大廳擺放著幾個花籃,桌上是一尊蔡老的銅像,神情栩栩如生。墻上的展板是蔡老的生平簡介和年表。展區分為8個部分,每個展區都有實物陳列,簡要地展示了蔡其矯波瀾壯闊的一生。展陳大綱是由志峰精心編寫的。把故居改造成詩歌館,是蔡老的遺愿。志峰和晉江的文友們,經過十多年的不懈努力,為了趕在蔡老百年誕辰的紀念日,能順利開館,他為此付出了多少的辛勞,沒有幾個人知道。

        志峰還是一個資深的編輯,十年在晉江文化館編大型文學刊物《星光》,后來又在《福建文學》任主編助理。他編過許多書刊,最值得一提的是編輯出版《蔡其矯研究》。它是晉江市文聯與晉江市蔡其矯詩歌研究會合辦的叢刊,主要發表蔡其矯研究的成果,刊登蔡其矯的佚作,也轉載在各地刊物上發表的研究蔡其矯的著述。每輯數十萬字,由海峽文藝出版社出版?,F在已成為蔡其矯研究的重要陣地,成為研究者和愛好者必讀的參考書。六年來出了九輯,每期稿件的策劃、審讀、編輯、排版,都是他主動配合三任晉江市文聯負責人傾力完成的。

        我寫的三本書:《蔡其矯年譜》《波浪的詩魂——蔡其矯論》《海的子民——蔡其矯年譜新編》,都請他作特約編審。初稿由他審讀,提意見,定稿也請他最后把關。還有王永志寫的傳記《蔡其矯 詩壇西西弗》、陶然《我與詩人蔡其矯》、《蔡其矯園坂家書》(蔡老寫給堂弟蔡其雀的書信)等書,皆由他策劃、編輯、審讀,交由出版社出版。

        蔡其矯為劉志峰(筆名樓蘭)詩集《無人之境》作序.jpg

        蔡其矯為劉志峰(筆名樓蘭)詩集《無人之境》作序手稿

        除了以上這些書籍、叢刊,還有《星光》大型刊物中“永遠的蔡其矯”的專欄、《藍鯨詩刊》《晉江文評》中有關蔡其矯的紀念專輯和專欄,由志峰策劃和編輯的文章,數量不只是相當可觀,可以說是相當龐大。

        為此,他付出的精力和時間,也是相當可觀的。在如此繁忙的策劃、活動和編輯中,他還始終堅持自己書齋中的蔡其矯研究;而且這幾年來,在挖掘史料方面成績斐然,廣受好評。

        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有:在發黃發霉的《熱風》(《福建文學》的前身)合訂本上,發現了蔡其矯的長詩《韶山之歌》刊登在《熱風》1961年第5期。當他用微信傳給我照片,我高興得直搓手。在很長的時間內,蔡其矯研究者們一直認為《韶山之歌》是未刊稿。我最早是在蔡三強傳給我的蔡其矯手稿上看到這首長詩。手稿上注明創作時間是:1961年4—6。后來,我漸漸產生了疑問:1961年6月,軍婚案還沒有發生,寫的又是歌頌領袖的革命題材,為什么蔡老不寄出發表?他后寫的《九鯉湖瀑布》,還發表于《詩刊》1962年2月號呢?

        志峰發來的照片,為我解開了心中的疑團:原來早就發表了,只是我們不知道!后來,他把這一發現轉給海峽文藝出版社,《蔡其矯全集》的責任編輯才在這一首長詩的后面注明“首發于《熱風》1961年第5期”。

        《韶山之歌》發表史料的新發現,對于研究蔡其矯1961年的思想和藝術有著很大的幫助。長期以來,研究者們很少關注1958年底蔡其矯調回福建,至1964年4月這一時期,因為史料相當缺乏,是蔡其矯研究的一個薄弱環節。志峰在《熱風》上還發現了蔡其矯的這一時期寫的好多詩作,如《閩西草》(組詩)和一些珍貴資料,可以說是功莫大焉!

        另一個重要發現,是淘到了蔡其矯1954年在中國作家協會講習所印制的《惠特曼詩選》,署名“其矯試譯”。是蔡老當年講課時發給學員們的參考資料。我最早是看到詩人胡昭寫的回憶:20世紀50年代初期,蔡其矯在中央文學研究所第一期的課堂上給學員們講惠特曼,用的是自己的譯本,北京的謄寫社做得很精美的油印本。

        從此,我就特別留意尋找這本“其矯試譯”的《惠特曼詩選》。后來,在孔夫子舊書網上以500元的高價買到蔡其矯的另一個講稿《惠特曼的詩》(油印本),但一直沒有看到這本《惠特曼詩選》。在蔡其矯的詩歌研究中,他與惠特曼的關系是研究的重點之一。他自述,在1942年從沙可夫那里借到英文版的《草葉集》,就開始借助商務版的《英文小字典》開始翻譯。而這本“其矯試譯”的《惠特曼詩選》,應該是在20世紀40年代翻譯基礎上的繼續和提高。新中國成立后的詩界公認:惠特曼的中譯詩,蔡其矯譯得最好。

        志峰花重金買到這本《惠特曼詩選》,并沒有作為獨家資料珍藏起來,而是立刻告訴我,并在“晉江蔡其矯研究”的微信群里公開了這本詩的封面、目錄和相關信息。并且決定:要用掃描儀掃描,印制一些,送給需要的詩友們。當我收到他饋贈的這本——我盼望多年的“其矯試譯”的《惠特曼詩選》,心情是何等高興!

        我欣欣然地翻閱這本1954年印制的珍貴史料,既回到蔡老當年“試譯”的歷史場景,又充分享受現代技術帶來的成果——不再是發黃易碎的紙張,而是一本光潔的“新書”。有了這本書,蔡其矯與惠特曼20世紀50年代的關系,就不再是推測,而是有了根據。不僅如此,這本譯詩集收入蔡譯17首,《蔡其矯全集》中的惠特曼譯作只收入3首,還遺有譯作14首,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為將來全集的補遺,提供了重要內容。志峰于蔡其矯史料層出不窮的獨家發現,對于當下的蔡其矯研究,是一個很大的推動和貢獻。

        研讀了那么多的蔡其矯研究著述,編輯了一本又一本研究蔡其矯的著作和刊物,挖掘出許多塵封已久的蔡其矯史料,志峰已經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蔡其矯研究專家。他大學讀的是歷史專業,在史料的收集和研究上,具有很大的優勢。他是目前掌握蔡其矯文獻和史料最多的研究者之一。但他做得多,說得少,常常躲在幕后,最不喜歡在聚光燈下顯擺。

        朋友們常常驚嘆于志峰做了那些多的事,稱贊他會辦事、能辦事、肯流汗辦大事,譽之為“干將”!我又常想:如果他真的是養尊處優的“南宗子”后人,不可能成為“干將”;他的骨子里充盈著是閩南人“愛拼才會贏”的精神,只是為文弱和瀟灑的外表所遮蓋。志峰身上,還有一種“猴性”:那超乎常人的靈性和用不完的精力。這種快于常人的領悟力和靈巧的思維能力,在普通人思維常常受阻而停滯不前的地方,他卻一躍而過,很快又轉入另一件事。志峰這只“靈猴”,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知疲倦地策劃、做事,而且善于“夜戰”,但白發也不知疲倦地聚集在他的頭上。

        在晉江,志峰具有很高的知名度,是一個廣受各方歡迎的文化名人。這位福建省作家協會的調研員、一級作家,用他的才智和本領,以17歲參加革命的蔡其矯作為文化品牌,在晉江各級領導和有關部門的支持下,把蔡其矯的紀念活動、編輯出版和學術研究做成一個整體,并且已經形成一定的規模,取得了很多的成果。它開創了一種不同于學院和研究機構,以申報課題為主、有經費保證的體制內的學術研究和活動,而是以一種類似民辦公助的性質,參與和融入當地先進文化的建設,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從而走出了一條民間研究的新路子。

        正因為沒有學術體制的保證,它主要靠領軍人物的牽頭運作。他必須具有策劃者的超前眼光和高水平,活動家的豐富人脈,并能贏得眾人支持和參與的本領,還要有研究者的專業學養和科研能力。如果沒有專業的學養,所策劃的活動可能流于低級的熱鬧;如果只有專業水平而沒有活動家的本領,其研究成果也難以推廣和出版。但這種集策劃者、活動家和研究者于一身的綜合性人才,卻少之又少;而且這樣的特異人物,常常難以為繼。我常想:如果沒有志峰,這一系列的蔡其矯研究活動和成果,可能就不存在;如果有,也不可能達到現在的規模、水準和高度。


        微信圖片_20221227204050.jpg

        從歷史上看,泉州地區的杰出人物中,決定他們特異的不是單一的因素,而是許多獨特因素的奇妙組合,是綜合產生特異。志峰的卷發,可能像蔡其矯那樣,還有異族的血統?也許,在漫長的家族繁衍中,多種遺傳基因的不斷重組,“南宗子”的靈性和體型、異族的血統和卷發,與閩南人的性格和精神,奇妙地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今天志峰的獨特?

        閩南人豪爽、大氣、重情誼的特點,在他身上表現為一種特殊的人格魅力。他廣交朋友,不僅在國內,甚至在海外也有至交,他懂得與朋友們合作做大事的重要性。如今,以他為核心,已經吸引和聚集了一批蔡其矯研究者和“蔡迷”,慢慢形成了一個自發的、松散的蔡其矯研究團隊。我戲稱為“蔡家軍”。

        我想,蔡老倘若天上有知,一定會高興地用響亮的閩南腔,對這位小同鄉說一聲:“謝謝你啊,志峰兄!”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