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也說岳飛之死

        作者簡介:

        朱秀海,滿族,兩次參加邊境作戰,曾任海軍政治部文藝創作室主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出版長篇小說《穿越死亡》《喬家大院》《天地民心》《客家人》《喬家大院2》《遠去的白馬》等十余部;長篇紀實、短篇小說集、散文集、舊體詩詞集多部;電視劇《百姓》《波濤洶涌》《軍歌嘹亮》《喬家大院》《天地民心》《誠忠堂》《血盟千年》等。多次獲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解放軍文藝獎、全國優秀長篇小說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全國優秀電視劇編劇獎等?!秵碳掖笤骸返诙咳脒x“2017 年中國好書”,《遠去的白馬》入選中宣部2021 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


        電影《滿江江》熱映,引起觀眾熱議。為著武穆王岳飛的死因,報紙上曾熱鬧過一陣子,以至有人指斥某某重提此案,其意在欲為秦檜翻案。因多年前曾讀《金史》及南宋葉紹翁所著《四朝聞見錄》,知個中原因早為當時人洞悉,并記之于書,今人于千百年后仍爭論此事,不僅多余,且令人感慨之余,于是將所思所想書于紙上。

        靖康之變,金人馬踏汴京,徽、欽二帝做了俘虜,高宗趙構始即位于南京(今河南商丘),終輾轉定都于臨安。數十年間,南宋與女真人在中國大地上展開激烈征戰,南宋建炎三年十二月,金軍主帥完顏宗弼(兀術)甚至躍馬江南,占領了臨安,差點滅亡南宋。只是由于南宋軍民不堪異族統治,憤起抗爭,人心未散,金人雖強,畢竟只有區區兩萬軍馬,其力可以如一道狂飆,橫掃江南,卻不足于完成對江南的占領。甚而言之,就當時其政治統治力和經驗尚不足以守中原,控制江東就更不用說了,于是南宋王朝才有了像南北朝時期的東晉及宋齊梁陳各朝偏安于江南半壁河山的機會。其次,這一時期女真人和漢人在中國廣袤土地上不止一直在展開大搏斗大廝殺,同時也在戰爭過程中彼此適應相互消耗。戰爭的結果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北宋滅亡,南宋猶在,金帥兀術和他的兵馬盡管勇武剽悍,南宋卻也可以依賴岳飛、韓世忠、張浚等名將和他們的大軍與之抗衡,金人想像當初出兩路軍馬如入無人之境般直下東京擄走徽、欽二帝一樣滅掉已有偏安之勢的南宋王朝已不可能,哪怕是傾一國之力來做這件事也變得不大容易了。同樣,至少在宋高宗趙構和他那號稱由金國“逃歸”的宰相秦檜心里,以南宋的軍力,依托江淮兩條大河,擋住金人的一次次南犯大約還有機會。但若想抖擻精神,傾一國之力,以破釜沉舟之心反攻并收復中原,卻是不可能的。更遑論打到黃龍府,像岳飛《滿江紅》詞中寫的那樣“壯士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了。戰爭總是這樣,雖然廝殺仍在進行,兩軍仍在前線短兵相接,但一旦雙方的當政者都意識到這個仗打不下去了,講和就自然而然成了不是一方而是雙方的愿望。

        微信圖片_20230112122600.jpg

         國畫/彥之

        秦檜從金國結束俘虜生活“逃”回臨安(時人和后人一直對他是不是攜妻逃回有爭議,從秦檜逃歸之日便有人認為他是被金軍將領撻懶“縱歸”的。此論可見宋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和李心傳《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記載),顯然認為自己看清了此一天下大勢(如果他真是被女真人“縱歸”的,還不止于如此,那樣秦檜無論是不是和金人有“密約”,都會明白金人所以會放他夫婦南歸的真意)。但事情到了這里還有一個很大的障礙,那就是南宋王朝的皇上本人有沒有和金人媾和之意,如果這個曾被當作人質送至金軍大營九死一生才得以生逃至江南,且意外地登了基的皇帝不甘國破家亡的奇恥大辱,不管反攻中原甚至馬踏黃龍府奪回父兄的可能性有沒有,仍要不顧一切地去做,不死不休,秦檜即便心存媾和之謀也肯定沒有機會。使他有了機會的是剛剛被金兀術率軍一頓猛追攆到明州(寧波)海上的新皇上又何嘗不想與金人罷兵息戰,于是秦檜拜相并與金人媾和,就是順理成章大勢所趨之事。

        對于趙構顧不上洗雪“靖康之恥”急于與金人媾和的原因,后人猜測甚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種猜測是:隨同趙構南遷、建立南宋王朝的那批北宋舊臣,雖然擁立了新皇帝,但對被金人掠走的徽欽二帝尤其是欽宗趙桓,始終不能忘懷。在他們心里,只有打回中原,復我舊疆,迎回二帝,才算是雪了靖康恥,解了臣子恨。這種根深蒂固的復辟心理在南宋王朝建立的初期,尚可以被高宗用來激勵朝野上下,與女真人的馬隊展開殊死之戰,但隨著金、宋兩國的戰爭漸漸弱化,趙構皇位趨穩,這種復辟心理就不能不為他警惕和嫌惡了。第一,經歷了多年的戰爭生活,有過一些短暫的勝利和更多失敗的高宗皇帝已不相信自己的軍馬真能擊敗女真人,復其故國;第二,趙構自己也厭惡了戰爭,何況在他看來新的北伐肯定會引起女真人心理上的巨大反彈,萬一金帥兀術重起大兵掃蕩江南,再次打到臨安并且一鼓作氣把江南全占了也是說不定的;第三可能還有他無論如何都說不出的一點心病在作祟:萬一岳飛們成功了,迎回了欽宗趙桓,新王朝將置他于何地?當然我個人認為趙構真正的恐懼不在這里,他真正的或者最大的恐懼僅僅在于害怕岳飛、張浚等主戰派將領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如果他任由他們將戰爭打下去,萬一不僅不能幫他恢復舊國,反倒引來女真人再次舉傾國之兵與他爭奪江南,事情對他而言就比講和更壞。華夏疆土雖廣,王朝更替卻并不鮮見,萬一他最后的擔心成了真,廣大的中國可能就不再有他趙家的一寸立足之地。在這種心態下,要他不毅然走向講和之路,說不通的。

        后一種恐懼并不是空穴來風?!督鹗贰酚稍嗣撁撝鞒志幾?,不會為金人說好話,但也正是在這部史書中,記載了這一時期甚至以后相當長時間內,金人內部對戰還是和事實上也一直進行著激烈爭論。如果趙構不銳意求和,盡快將和議變成事實,一場更大規模、極可能最后決定兩個民族誰是中國之主、而不是媾和后劃淮而治的宋金最后決戰就會來臨。有一件事可以為這種判斷作出佐證,即秦檜與金兀術劃淮而治后,金人吞并江南之意仍沒有止息,兀術死后,海陵王完顏亮弒殺金熙宗篡位,不上幾年,便開始傾一國之力大舉南伐,所賴書生出身的南宋兵部尚書虞允文率軍于采石一戰挫了金兵銳氣,完顏亮旋又被人弒殺,南伐計劃流產,金人吞并江南的欲望和行動才終告消息。趙構不是創業之主,但歷史還是成就了他的初衷,竟真的讓他以屈膝求和的方式,為趙氏王朝保住了半壁山河。

        岳武穆王的悲劇就在這里發生了。他當時一定不會不明白皇帝本人和南宋朝廷一意與金人媾和的種種小心思。但是他也有自己過不去的坎兒:最后一次出荊襄北伐中原,尤其是有過朱仙鎮大捷后,他親眼看到了也是他的家鄉故土的河南人民是多么盼望王師北定中原,大約也看到宋軍戰勝金人在故國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這基礎本身就是戰勝金人的力量和希望。還有,經過朱仙鎮一戰,他大喜過望地發現就連金兵自己也不如馬踏汴京時那樣有戰斗力了,這樣的勝利當然會讓一心“待從頭收拾舊河山,朝天闕”的他信心大增,認為隨著軍力和軍心的此消彼長,宋軍一定能越戰越勇,越戰越強,對手的軍力和軍心反而會在迭遭挫折后與其攻守易勢,而就支持長期戰爭的人口、兵源和經濟力量論,女真人顯然也不是宋乃至南宋的對手,這樣一直打下去,實現他馬踏黃龍府,消滅女真人,迎回徽、欽二帝的目標就不是不可能的。

        為了將他召回朝廷,趙構連下了十二道金牌。這時岳武穆的內心會有多么悲涼、多么憤懣,不難窺測。但君命難違,后來的他雖然不得不奉旨撤兵回南,內心的悲憤之火一定沒有熄滅也不可能熄滅。媾和和劃淮而治對于趙構和秦檜,代表的是王室偏安,是在失去北方半壁后阻止女真人再次馬踏江南,奪去皇帝和南宋小朝廷茍存于世的一隅之地的最后機會。在這樣一件經過秦檜的條分縷析,認為自己已經看得很準的事情上,絕對不會再聽從別人的異議。于是和岳武穆的沖突,如果后者不改初衷,那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史上還有人撇開趙構,僅僅比較秦檜和岳武穆在宋金媾和上的不同態度及其原因,認為對于秦檜本人而論,他的故鄉就是金陵,媾和成功他甚至還保住了自己的故鄉;但是岳武穆的故鄉卻是河南湯陰,對他而言,宋金媾和不但會讓他“待重頭收拾舊河山”的大愿落空,甚至還會讓他永遠失去故鄉和先人的廬墓,于古人而言,接受它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公允地說一句,宋高宗趙構將岳武穆召回朝廷后并沒有馬上下決心殺掉他,但忌憚他和他的“腹誹”是一定的,于是名將岳飛被解除兵權,寵以高位,處以閑職。后者顯然不滿意這種安排,為他羅織罪名的那幫人認為他“心存怨望”非??赡懿⒉皇峭耆澳氂小?。此事當然逃不過秦檜之流大權在握的主和派的眼睛,而所有心存不滿的主戰派顯然也都會把他看成他們反抗主和派的最后希望和旗幟。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趙構欲偏安江南,秦檜欲幫助趙構偏安江南,名氣很大又有著深厚民意基礎的岳武穆就成了那非殺不可的“一個”。

        還有一個原因可以猜測而不可以斷定:岳飛出身行伍,數年間“身登大位”,成為宋軍中最有戰斗力的“岳家軍”的統帥,于朝野上下尤其是被占領的中原民眾中贏得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盛譽,而且這支軍隊具有強大戰斗力也是世所公認的?;实酆颓貦u深知,雖然解除了兵權,但只要此人活著,他和他的這支享有巨大威望的軍隊仍有可能讓主和派的皇上和秦檜們夜里睡不踏實。在他們眼里岳飛當然不是什么民族英雄,而是個不聽招呼、不懂上意、打定主意跟皇上對著干的“悍將”。趙構和秦檜很有可能想到過,岳飛如此激烈地要求收復失地,但真的讓他收復了失地,那時的失地是否還會姓趙?

        于是岳飛就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殺風波亭。岳武穆南宋大將,三十九歲位列三公。這樣的一品大員、國之柱石,如果皇帝本人不下決心,秦檜就是再膽大,大約也不敢動他吧。而岳飛的罪名即便成了“莫須有”,秦檜也敢殺他,背后支持他這么干的那個人也一定是皇帝,是皇帝本人明白若要實現媾和,非殺岳飛不可,不管他有罪無罪。殺了岳飛,在趙構和秦檜還是一石數鳥:一令“岳家軍”瓦解,消除了偏安江南的心腹之患;二殺一儆百,震懾了所有主戰派的將領,使他們不敢再言戰;三是讓金人看到了自己的求和之誠,能使和約盡快達成。

        更大的作用趙構也許看到了,也許沒有,那就是他用這樣一個違背宋朝皇室不殺大臣的“祖訓”的動作,便讓朝野上下窺視到了他最真實的內心,誰也不敢言戰,更不敢再談恢復舊疆、迎回二帝的敏感話題。此后直至秦檜死,孝宗即位,趙構做了太上皇,南宋和金人間果然實現了長達數十年的和平。

        這個幾十年也是南宋向女真人稱侄納貢的幾十年,是宋徽宗趙佶病死北國,欽宗趙桓老死今日的黑龍江依蘭的幾十年。高宗禪位之日垂垂老矣,新皇帝心存恢復之志,數十年被壓抑的主戰派得到機會,即便為了“重振士氣”,給岳飛平反也是必須要做的事。于是,屈死風波亭的名將不但被平反,還被加以隆寵,先是被追封為武穆王,后又改封鄂王。在葉紹翁的《四朝聞見錄·岳侯追封》里,我們可以讀到孝宗皇帝追封岳飛為鄂王的詔書,其中一段話講到岳飛蒙冤的原因,頗有值得玩味之處:“謚武穆岳飛,蘊蓋世之才,負冠軍之勇,方略如霍嫖姚而志滅匈奴,意氣如祖豫州而誓清冀朔。屢執訊而獲丑,亦運籌而策勛。屬時講和,將歸馬華山之陽,爾猶奮威,欲撫劍于伊吾之北。遂致樊蠅之集,遽成市虎之疑。雖懷子儀貫日之忠,曾無其福;卒墮林甫偃月之計,熟拯其冤?”原文中的“熟”就是孰,就是誰。

        微信圖片_20230210100758.jpg

        《岳母刺字》  國畫/吳世民

        這段話最大的含混之處就是關鍵的一句話沒有主語,誰欲“講和”,誰“欲放馬華山之陽”?但不需要說出。這是詔書,以新皇帝的語氣寫出,總不能指明說這事兒是老皇帝干的吧。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時秦檜已死,并且聲名掃地,若事情全是他干的,或者是他逼著皇帝干的,新皇帝要歸咎于他是很容易的,但孝宗皇帝連同為皇帝草詔的近臣并沒有這樣做。所以提到這一處細節,是它在岳武穆被殺的公案中尤其重要,因為有了它就足以反證,真正要殺岳飛的是高宗皇帝趙構本人。新皇帝和寫詔書的人心里都清楚,可能當時一般士大夫階層乃至于老百姓也都知道,就是想將事情全推到秦檜一個人頭上,也不那么方便,于是只能含糊言之。

        岳飛之死秦檜肯定難辭其咎。秦檜是風波亭冤案的參與者甚至設計者,這都不會錯,但他的作用肯定沒有皇帝本人那么大。即便如此,說他是劊子手仍不會冤枉他——就劊子手的本意而言。

        歷史是一所大學校??菇鹩⑿墼里w沒有死于金人之手,卻死在他血戰多年拼死保衛的皇上之手,這樁公案雖有隱晦和曲折,但考據史乘,基本的事實不應當再存爭議。

        有趣的還是葉紹翁在《四朝聞見錄》關于這條詔書的記載:為了替高宗皇帝諱過,詔書作者仍然寫出了下面的的兩句話,說冤死的岳武穆“雖懷子儀貫日之忠,曾無其福;卒墮林甫偃月之計,熟拯其冤?”仔細琢磨這兩句話,我們還是會發現到了最后,孝宗皇帝和詔書起草者還是把岳飛之死歸罪于秦檜了。

        證據就是詔書中的“卒墮林甫偃月之計”一句。林甫即唐朝奸相李林甫,偃月堂即李林甫之堂。這句話看似是說:風波亭的冤案是秦檜和他的一幫人在秦檜家里商量好的,然后岳飛就被殺了。至于高宗皇帝做了什么,算了,我什么也沒說。

        可是,為什么詔書又在這句話后面來了一句“熟拯其冤”呢?僅僅是為了駢體文文體的需要嗎?要救岳武穆之冤,哪怕是當朝權傾一時的宰相拼命羅織的案子,皇帝也做得到,當然也只有皇帝做得到??墒菦]有人去這么做。這個寫詔書的人膽也太大了。連同以自己的名義發出詔書的孝宗皇帝本人,我們也要在千年之后給點一個贊。一句“熟拯其冤”,不是已經直接告訴我們,殺死岳武穆王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了嗎?!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