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千門開鎖萬燈明

        風燈扎骨.jpg

        風燈扎骨


        多少年過去了,我總忘不了元宵節時,幼小的自己手提著紙燈籠穿街走巷的身影,紅紅的火苗在八角籠里竄閃著,映射寒風中凍紅的小臉,喜悅的眼睛滿是對世界無限的向往與好奇。彼時,整個漁鎮的鞭炮聲、禮花響,從遠至近,又從近蕩洄繞彎,穿行于鱗次櫛比的坊巷,并震徹于不遠的閩江口海域。家家戶戶張燈結彩,門前的燈籠與游龍似的紙燈籠交相呼應,連圓月也忍不住透過檐角、窗欞,探進天井、泉眼,和人們共同歡舞吉祥佳節,她似乎也在悄悄蘊藏力量,向充滿希翼的人間播撒更多光明和亮彩!

        我一直在想,世間唯有器物如燈,給予人心靈如此久長的慰藉,從1800多年前的西漢起源,穿越千山萬水,輾轉年年歲歲,直到今天,依然“燈火闌珊處,不負春盟”!幻化出花千樹、魚龍舞,給喜慶的中國增添了無盡的詩情和爛漫。閩地自古重春節、慶元宵,“一年明月打頭圓”,而古時的燈籠又叫“燈彩”,多么形象的名詞。昔日福州南后街與南臺臺江汛專售紙制各種花燈:挑的有八角燈、球燈、西瓜燈;扛的有關刀燈、龍搶珠燈;地上走的有猴騎綿羊燈、牧童騎牛燈、狀元騎馬燈;堂上掛的有宮燈、走馬燈……當時有詩云:“華燈成市將元夕,色色精工費剪裁。幾種寄供新歲玩,清光四壁照銜杯?!绷碛薪蹮?、菜頭燈、蓮花燈等,盞盞形態別致,色澤鮮艷,無怪乎明代謝肇淛《五雜組》里載:“家家燈火照耀,如同白日;市上則每家門首懸燈兩架(每架10盞),十家則一彩棚。盛況不衰,無逾閩中!”

        我的家鄉長樂梅花古鎮,歷來為省城門戶,于明洪武年間筑古城立千戶所,兵將來自中原各地,加之千年的梅花古航道直抵省城的臺江碼頭,因此習俗的多樣化和豐富性,相對其他鄉鎮更為開化與富有包容。特別是傳統花燈,學習和借鑒了省城的制作工藝,但卻極富漁鄉特色。也許是大海給予漁家人智慧、豁達且靈俊的本色吧,孩子們在元宵節提的紙燈籠,古往今來口口相傳名為“風燈”!這真是:海風饋贈了豐富的物產,孩子們提著燈籠在大街小巷嬉戲,搖擺的燭光,曳曳晃晃的魚蝦蟹圖,“風燈”真是名副其實呢!

        風燈上色、點染.jpg

        風燈上色、點染

        記憶中,家家戶戶每當正月初四時,便開始制作燈籠。漁鎮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即傳統篾骨燈制作,竹篾隨手可得。因為漁業生產每年需要大量的毛竹,無論是定置網“拍楸”竹樁、纜索(早期材料用竹篾和稻草)、網箺、海上竹筐,以及在漁場搭設簡易篷寮,小到織網姑娘人手數把的竹梭、竹棋……由此,從南平、建陽、永泰、閩清等山區浩浩蕩蕩順流閩江漂至梅花港的山竹,以一排500根龐大的陣勢,縱橫江海。每個生產隊約需兩千根毛竹,當時全鎮有58個生產隊,每年竟達到數十萬到百萬根的需求量!沒有哪個地方的百姓對竹子是懷有如此強烈的感情,因此,各種的工具也是琳瑯滿目,刨刀、竹刀、刀……無數被海風、巨浪摩挲的雙手,將大自然的風物——毛竹巧用實用到極致。因而,面對小巧的風燈制作,對于各家各戶來說,竟似信手拈來。他們從隊中,選了兩圈劈好的亮潔竹片,回家后先刮光毛刺,按燈籠的大小削好2-5毫米的竹條,制作六角或八角的菱形骨架,手中折彎盡顯巧工,銜接處皆用紗線綁好固定,再進行燈籠骨架拼接,扎骨后燈籠便呈現最初雛形。燈座是用漁業生產后杉木板的邊角料制作,大小需切割成與燈框一致,才可密閉燃燭。板中間釘上鐵釘為點蠟燭處,之后將稍寬的竹條為燈掛呈U型折曲,兩頭削尖后插入燈座對角已打鉆好的窟窿,就可以提掛。底板為顯喜慶往往刷染成朱紅色??蚣芏即钇饋砹?!孩子們躍躍欲試,有的找出收藏了一年的玻璃糖紙;有的從藏書夾層尋出關公、哪吒等人物像以及喜鵲、花樹等圖案,而后在裁剪好的長方形白紙上進行張貼;喜歡畫畫的孩子們,直接在紙上線描“魚、蝦、蟹、貝”等圖案,顯得拙趣生動,邊框還描上花花草草;接著要上色,將買回來粉末狀、呈零星晶體的顏料粉,進行熬和調制,然后點染上圖,大多以紅色為主,兼以綠、粉、藍、黃點綴。最后大功告成,裱褙于燈骨上。點上蠟燭的那一刻,頓時紅光撲面。當一盞盞喜盈鮮艷的燈籠在眼前閃動,孩子們的眼睛就像隨魚游動一樣,再也離不開了……

        家鄉的風俗是家中有幾個孩子,就要備幾盞風燈。有的時候大人抽不開身,也會去買燈給孩子。鎮中比較出名的燈鋪有三四家,由于每家銷量至少要幾百盞,而做一盞燈起碼要花一個小時多,因此燈鋪在正月初二甚至年底就開始全家總動員,父親削竹,母親搭骨架,孩子裁紙、描畫、上色……冬天的海風凜冽,年幼的孩子凍得瑟瑟發抖,但他們一直在堅持。鄰居街坊也都會過來幫忙。有的聰明的人家,將孩子手繪的圖案按裁剪的花燈尺寸進行木刻,然后印在紙張上,速度一下子提升好幾倍。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時,大的風燈一盞賣1角8分,小的賣1角5分,九十年代后風燈賣1.5元至2元……除了鄉親們上門選燈,孩子們也會挑著燈,幫忙走街串巷去叫賣:“買風燈,快來買風燈咯!”海風將他們稚嫩的鄉音吹送悠遠,有時他們甚至還會挑到鄰鄉文嶺、金峰等地去賣,只為在紅火的年份能幫家里多掙些補貼家用,而富有特色的梅花風燈吸引了無數駐足的眼光……

        提前制作與備好的風燈,家鄉舊時習俗在正月初七、正月十一、十三吉祥的日子開始點燈,各家各戶將家中的數盞燈籠套掛在竹竿上,放至門庭前,夜晚來臨,萬彩迎新。而境內的迎神巡安也是各式花燈出街,百姓舉燈放炮,還伴有舞龍燈、舞獅、高蹺、地下坪以及“十番”演奏等,熱鬧非凡。終于盼來了正月十五這一天,孩子們吃過豐盛的晚餐,就高高興興地每人提一盞燈籠出游了,穿堂入巷,找各自玩的好的小伙伴,一起賞燈;抑或喜歡在每家門前逗留……有的娃剛提出門的燈,忽的一下就被風吹滅,趕緊再回家點一下;有的娃蠟燭傾倒,紙燈籠燒了一處,大人們看見了,總是笑著說:“紅雞角!”馬上用紅紙再重新包扎一下,孩子又蹦蹦跳跳地挑燭游燈了?;厥幍那嗍迳狭粝露嗌偻觌y以忘懷的甜蜜和幸?!?/p>


        小孩喜做新風燈.寫上自己大名.jpg

        小孩喜做寫上自己名字的新風燈

        富有意思的是,家鄉的風燈還別有其名,漁民都叫它“風不動”,這種風燈與孩子們賞玩的燈籠有所區別,是漁業生產時為了防風防水,進行特殊加工制作而成。漁民們討海尋求吉利,“風不動”即祈盼穩穩當當的意思。過去漁民常在外洋海島捕魚,有時無法返鄉過年,就相約每年正月十五懸燈為號,互報平安!燈籠的底座為厚實的紅柴短圓柱,燈罩用篾絲編制,呈圓鼓形,外罩一層麻紗布,紗布的四周寫上“漁利大獲”四個紅字,再用桐油漆刷,這樣就可以防雨防潮。這種上有鉤掛、下有底槽的“風不動”,成為漁民在外時極為可親的依靠——無論漁船夜行,還是岸上篷寮的生活,或是夜晚加工魚貨,那暈紅閃亮的光芒,映照著一張張勤勞勇敢的黝黑臉龐,也映照著大船艙上金晃晃的“船頭壓浪”“開路先鋒”等船聯……我每每想起它,便仿佛看見父親當年在“風不動”燈前,與他的一船鄉親們忙碌的身影,聽見了他如海浪般爽朗的笑聲。風燈給予鄉人的溫暖,永遠定格于梅花鎮的記憶之中。

        (簡梅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