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我們這個村

        作者簡介:譚談,第六、七、八屆中國作協副主席,湖南省文聯主席。 現為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有《美仙灣》《山野情》《橋》等多部長篇及《罪過》《你留下一支什么歌》等中短篇小說集,8 卷本、12 卷本《譚談文集》。中篇小說《山道彎彎》獲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文學自傳《人生路彎彎》獲全國第四屆優秀青年讀物獎。

        家家門前清泉流

        蒼山十九峰。十九峰孕育了十八條溪河。十八條溪河一齊流向洱海。

        也許是千百年來溪河沖積的緣故,蒼山洱海之間,形成了一片平緩開闊的原野——一個小小的山間盆地。村莊要么緊靠著蒼山,要么就緊挨著洱海。這山和海之間,就是一片開闊的、依山傍水的白族村民耕種的田野。土質非常肥沃,黑黝黝的。一到春天,油菜花盛開的時候,金燦燦一片,從蒼山鋪向洱海。微風吹過,花香彌漫在天地間。這些依山傍水的村寨,全泡在濃濃的油菜花的芳香里。

        我們的村寨,靠著蒼山。一棟棟民居,一個個院落,在蒼山到洱海的緩坡地上鋪排開來。十八溪中的陽溪,從村旁流過。從我租居的小院到溪邊,我數過,只有230步。

        微信圖片_20230208124552.jpg

        從蒼山深處流淌出的溪水,清澈清澈的,水質好極了。盡管,這些年村里家家戶戶安裝了自來水,用水方便極了,然而,村寨里的人,總是到溪河里來提水,用做泡茶、煮飯。他們總覺得,自來水是從洱海提取的,是人為處理過的,而溪里的水,是從蒼山深處流出來的山泉水,上面沒有人居住,從而沒有污染。就像是土雞、土雞蛋的味道,要比用復合飼料喂養的雞肉的味道好一些一樣。我的女婿認真地對我說過,這溪里的水,比某些商用桶裝水的味道好多了。難怪每天早早晩晚,到這溪邊來取水的人,絡繹不絕。挑著桶來的,提著壺來的,開著車來的。有本村本寨的人,也有在城區居住的人。裝水的容器也各式各樣。有時,我就想,這溪水,到底經有關部門化驗檢測過沒有?符不符合飲用?然而,這么多人前來多取水,這么多嘴喝過,都覺得好,這么多人賦予它這份信任,這不就是最好的“化驗檢測”嗎?

        溪河邊的提水碼頭,沒有壘砌過,非常原始。是取水的人用腳板踩踏出來的幾個土坎坎,供人下溪上溪。只要水好,人們并不嫌棄碼頭不好。

        入鄉隨俗。我這個外鄉人,也和本村本寨的人一樣。每天到溪里來提取飲用水。開初,我用塑料壺提。但好手難提四兩呀!于是找來一根木棍,做成一條扁擔,用兩個塑料桶挑。再后,到鄰村趕街子(場)的時候,看到有賣竹扁擔的,便買下了一條漂亮的竹扁擔,女婿又買了兩個裝水的塑料桶。到溪邊擔水的行頭便備齊了。一桶水是32斤,一擔是64斤。八旬老漢的我,目前還能對付下來。

        這條溪,大名叫陽溪。不過,它還有一個更好聽的名字:雞鳴江。至于這個雞鳴江的名字從何而來?我沒去考究。


        微信圖片_20230208124624.jpg

        水,生命之源。世上有水才有生命。任何生命離不開水。這個村子的先人選擇在這里建村筑寨,看中的一定是這條溪河。更令人稱道的是,這個村寨的先人,巧妙把溪河里的水,引到村寨家家戶戶門前流。我旅居到這個村寨好幾年了。在村中散步時,發現村寨里每一條小弄(巷)子里,每一個院落前面,都很規整地修有一條或寬或窄的水溝。溝里,有時是干干的,而有時卻流淌著清清的水。每當清泉在街巷中、在房屋院落前面的溝渠里流動,整個村寨就生動起來。一種特別的靈氣,就在村寨里升騰……

        早些年我在麗江古城、束河古鎮看到,一條水渠在街中流過。只見渠中小魚游,水草飄,新鮮極了,美妙極了,令人感嘆不已。沒有想到,如今自己旅居的這個白族村寨,竟也有如此的美景!

        這清清的山溪水,是怎么自動流到家家戶戶門前的呢?真令人好奇。在這里住的日子多了,待的時間長了,我就沿溪而上去探個究竟。我終于找到了原因。在村寨上面,陽溪上筑了一道壩,沿著村寨上方的山坡,橫著修建了一條水渠。在壩口,將陽溪水引入水渠。水渠沿山腳橫著流過去。一條一條小水溝,從大水渠中接上水,向村寨里流來。村寨建在蒼山下面的緩坡地帶。從上到下,形成了自然的落差。這些小水溝,順坡而下,就流到了村寨中一條條街巷、一個個院落前面了。需要的時候,把安在大渠上的水閘門打開,清冽冽的山泉水,就蹦蹦跳跳地涌下來了。不需要的時候,閘門一關,就妥了。

        家家門前清泉流,家家戶戶生活就方便了。洗衣,拖地,沖廁所,澆花……飲用水以外的水,都可以從門前的溝里提取。

        更巧妙的是,從家門前流過的這些水,最終全部流入了村寨前面那片廣闊的農田。去澆灌地里的莊稼。農田也是緩坡地,也如村寨里一樣,溝渠如網,溪水自流。我真佩服白族村寨在這里筑寨建村的先人們高超的生活智慧!

        清清的山溪水,家家戶戶門前流。這是我們村一道美麗的風景!


        文化厚重的民居

        離開這個背靠蒼山、面朝洱海的白族村寨,四個多月了。在春節前的半個月,才回到自己旅居的這個村寨來。

        去年九月上旬離開這個村寨的時候,兩棟剛開始打地基的房屋,已華麗地聳立起來了,匯入了村寨那片建筑海洋之中。新房那氣派莊重的門樓,那亮麗大氣的照壁,那清新華美的壁畫,無處不在彰顯這個民族厚重的傳統文化。

        白族,是一個喜集居的民族。他們的住房宅院,是緊密地連在一起的。一棟挨著一棟,一院連著一院。人們常說,我們國家56個民族,團結得像石榴籽一樣,緊緊地抱在一起。而白族村寨的民居,也真像緊緊抱在一起的石榴籽??!

        第一次駕車來大理,在下關從高速公路上下來,遠遠地看到前方,蒼山腳下,洱海邊上,兩片連綿不絕的白墻青瓦的建筑,呈現在陽光下,那般的壯闊,真是令人震撼!

        我旅居的村寨,就在蒼山腳下那片令人震撼的建筑海洋之中。

        早早晚晚,我常在村寨里漫步,看那一個個氣派莊重的門樓,觀那一塊塊書寫著家風格言的照壁,賞一幅幅新墻舊壁上的精美壁畫,心里琢磨著這個民族那根深蒂固的傳統文化……

        白族,注重住宅的建設,追求居室的舒適。他們平日節衣省食,終其一生的積蓄,用來建一個舒適寬闊的宅院。他們把居室宅院看做是一個家庭財富的象征、經濟實力的象征,也看做是自己的臉面!

        白族民居,最基本、最常見的形式,是“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三坊,每坊皆為三間二層。正房一坊面對照壁,主要是供家庭中的長輩居住。東西廂房二坊,則是由晚輩居住。正房三間的兩側,各有“漏角屋”兩間,也是兩層。但深度與高度皆比正房略小。前面形成一個小天井,以利采光。通常,一邊的漏角屋用做廚房。高為兩層,但不設樓層,以便排煙。

        大理,是白族的集居區。這里的白族民居,不主張“負陰(北)抱陽(南)”的格局,而是遵循“背山面水”的原則,處在蒼山洱海間,那從山向海傾斜的一個緩坡地帶。背山面水,可以更好地接受陽光。他們的這種格局設計,是十分科學的,是因地制宜的一種智慧的選擇。

        白族民居最精致、最氣派之處,集中體現在其門樓。門樓的門柱用磚石砌筑,做工精細。上面繪有精美的龍鳳圖案,飛檐串腳,層層遞進,端莊大氣。他們把門樓看做一個家庭的臉面。


        微信圖片_20230208124631.jpg

        如果說,門樓是白族民居的臉面,是一個家庭的臉面,那么,照壁,則是一個家族文化的展示,是一種家風的呈現。在這里,看到的是這個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照壁通常為白色墻面,上面書寫深含民族優良傳統文化的格言警句。多為“清白傳家”“青蓮家風”之類。也有對村落環境美景的贊譽,如“蒼洱毓秀”“彩云南現”等,還有諸如“紫氣東來”等吉言美語。有些照壁,還蘊含這家人為人立世的品格與理想。甚至,一看到照壁,就知道這家人的姓氏……從這一塊塊照壁上,人們看到,有一種深厚的民族傳統文化在流淌!照壁,承載了一個民族、一個家族的文化傳承!

        壁畫,也是白族民居上的一道亮麗的風景。有一次我從外地回村,正好看到一棟新屋落成。只見新屋高墻上,一男一女兩位民間畫師,站在高高的架子上,往新墻上繪制圖案。男女畫師腰間,各掛著裝有油漆顏料的圓筒。男畫師在前面打墨底,女畫師最后著彩色成稿。畫面生動活潑。沒有底稿,直接在嶄新的墻面上作畫,真是民間高手!畫面有迎客松、菊花翠竹,有魚、雞、鴨、兔等農家常見的動物。這些畫案上墻后,頓時一股蓬勃的農家生活氣息便在墻面上飄逸開來……

        這是一種我國獨樹一幟的少數民族民居的建筑文化。這種文化,在無盡的歲月里,于白族院落中世代相傳至今,滋養著一個個院落。一磚一瓦里,凝聚著白族人的智慧。走進這些民居,走進這些院落,就可以窺見整個民族的精神世界。


        微信圖片_20230208124637.jpg

        我漫無目的地在村寨中游走,只見一幢幢規模不一、檔次不同、大小不等的舊宅新樓撲面而來。這個村,有3000多人口。至于有多少棟民居,我沒有問過,不得而知。我只看到,一棟一棟房屋、一個一個院落,相擁在一起,親親密密,和和美美。離我們村三公里的喜洲古鎮里,有一個嚴家大院,被人譽為白族民居博物館。然而,我們這個村,匯集了各式各樣的白族民居,又何嘗不是一個白族民居的博物館呢?

        走著走著,猛然間,我又看到,村東村西好幾個地方,正在打新屋的基腳。明年再歸來,一定又有幾棟亮麗氣派的新屋,聳立在我們村這片建筑之中!

        本主廟˙大青樹˙中央街

        這一天,費了好大的勁,總算爬上了我們村的發端之處——村里的本主廟。本主是白族獨有的崇拜現象,白族村寨都建有本村的本主廟。本主廟里供奉的,是護佑本村的守護神。至于是哪一位神靈入主本主廟,這取決于當時在此建村筑寨者的選擇。有本族先人中的英雄,更多的是中華傳統宗教文化里的人物,有觀世音,也有關云長。據說,開村立寨者確定在此建村時,首先是建造本主廟。接著,在廟前,在村口,栽下一棵或幾棵樹。這些樹,多為樹形雄偉、樹冠圓渾、枝葉常青的大青樹。在人民的心目中,它也是村寨之神,護佑村民的幸福與吉祥,是村寨興旺與繁榮的象征。故稱為風水樹。

        我們上陽溪村的本主廟,建在村莊上方的蒼山腳下。從村街去達本主廟,要爬一個不小的坡。這更顯示本主廟的莊重與威嚴。一級一級的青石臺階,沿坡而上。這里海拔2000多米,加上自己年屆八旬,氣力有限,每次上達本主廟,都是氣喘吁吁的。

        其他的村寨,只有一座本主廟。不知為何,我們村寨有兩座。它們并排在一起。是不是有主次,有先后,不得而知。其中一座供奉的是觀世音。而另一座,叫遺愛寺。我還沒有問清楚,遺愛寺供奉的是誰。前年,村里發起一場募捐,維修本主廟。有一天,我在村里散步時,看到村中心的一塊墻壁上用大紅紙貼出捐款者的名字。最末處標示,總計捐款34萬多。次日,便有人上門,問我們這些旅居戶捐不捐點?入鄉隨俗,我們捐上了幾百元錢,表示自己也融入了這個村寨。去年夏天回村,本主廟就維修一新了。

        今天,是本主廟維修好后,我第一次前來瞻仰。大氣,雄偉,金碧輝煌。廟前的那棵大青樹,樹冠蓋住了半個廣場。樹干粗得幾個人都合抱不了。樹干上,掛了一塊當地政府立的古樹保護的牌子,上面標示:樹齡500年。據此推算,我們村寨建立達500年了。這個村子里的人,都姓楊。我問過房東,你們的先祖,是從哪里遷徙到此的呢?70多歲的房東也說不確切,聽說是從江蘇南京來的。

        廟前廣場,立著一塊大照壁,上面畫著一只威武的麒麟,這是一個祥瑞的動物。

        站在廟前大青樹下,放眼看去,一片幾平方公里的建筑群落,就沿著本主廟和大青樹前面的、從蒼山往洱海的緩坡地段鋪排開去。正對著本主廟的,是村寨里的“中央大街”。它從蒼山往洱海伸展而去。長達兩公里。這是本村的政治、經濟中心。管理全村3000多村民的村部在這條街上,村完全小學、村衛生室、村農貿市場、村生活超市等等,也都在這條街上。經營移動、聯通、電信的商鋪,理發店,藥店,也都集中在這條街上……

        村寨有500多年歷史了。這條村里的“中央大街”上的房屋,不知更新換代多少次了。街道上的許多建筑,是近幾年拆除舊屋后新建的。氣派的門樓,莊重的照壁,精美的壁畫,無一不在展示我們這個新時代的幸福與美滿。由于一些人外去闖蕩天下、打拼事業去了,無法經管自己的祖屋,街上便也有一些廢棄的舊屋,成了危房,有些還倒塌了。前年開始,村里開始整治村容村貌,對這些房屋進行了處置。拆除后,清理出的地塊,建成了街心小花園、微菜園。并掛有負責管理的責任者的小木牌……經過這一整治,這條街,這個村,更加亮麗,更具溫馨了。

        我每天都光顧這條街兩次。清晨,我來到街上的農貿市場,買一點剛剛宰殺的鮮肉,或者剛從洱海打撈出來的魚蝦。下午三四點鐘,一些外面的商販,一些本村的村民,把外面販來的、自家生產的物品,帶到了市場。成規成矩地擺放在一個個攤位上。許多在都市都不知道到哪里去尋的日常小商品,在這個市場里,都能找到、買到。有了這么一個農貿市場,村民們的生活方便極了。

        這條“中央大街”,既是村里的“大街”,也是村里的“大道”。村里只有這條街道和少數幾條寬一點的巷子,能跑汽車。多數的小弄子,只能人行。房屋太密集了。

        “中央大街”的盡頭,便是一條水泥馬路,穿過那片寬廣的田野,到達大(理)麗(江)公路。從這里,便可以走向東西南北的遠方……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