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從萬松浦到《萬松浦》

        近二十年前,到山東開會,山東作協主席張煒來看望大家。他是我仰慕的作家,創作實力和影響在當代文壇屈指可數。他創辦的萬松浦書院,自然是聲名遐邇。我很好奇。張煒說,那你在這個活動結束后來看看吧。

        那次我在萬松浦書院住了兩天。

        書院坐落在山東龍口北部海濱萬畝松林,又在港欒河入??诟浇^“浦”,即江河入???,故名“萬松浦書院”。  

        一座現代書院,有著傳統書院的所有基本元素:獨立的院產、講學游學及藏書和研修的功能、穩定和清晰的學術品格、以學術主持人為中心的立院方式、傳播和弘揚文化的恒久決心和抱負。書院為院長負責制。書院下設辦公室、出版部、網站、圖書館、學術部、接待處。辦公樓設計吸取了傳統建筑古樸典雅的特點,同時借鑒了西式建筑的優長。

        院內有黑松林二十余畝,樹齡均近半個世紀。黑色玄武巖小徑回環交織于林中,空氣中飽含松脂的清新,鳥雀啁啾,野兔跳躥,雉雞低飛,讓人心曠神怡。

        學生及員工公寓建在疏林中,為保護原生樹木,墻基不時凹進,使樹與建筑融為一體;書店和茶屋面河而立。書店內名著盈架,墨香沁脾。

        書院藝術村占地五十余畝,為書院的有機部分,使其學術功能進一步拓展和延伸。

        兩個研修部均為三層別墅式建筑,灰磚青瓦,古堡一樣伏于林中,樸素平易中凸顯雍容。設有辦公室及多套獨立起居單元,供專家學者研修之用。一樓有健身房,三樓有觀景平臺:萬畝松林盡入眼底,極目遠眺,海闊天空。

        書院從國內外聘請了數十位專家學者出任院士,聯合省內外高校成立了“世界華人文化研究中心”“當代文化研究中心”“藝術批評研究所”等研究機構,并確定了相應的合作項目。

        微信圖片_20230208125135.jpg

        張煒是書院院長。書院是張煒領銜寫就的一部巨著。

        對一個來自落后地區又因為才華所限而艱難寫作的文學中人,我唯一的反應只能是是瞠目結舌。

        而這并不是事情的結束。 

        今年年初,收到一家即將創刊的大型文學期刊編輯的電話約稿,刊名是《萬松浦》,張煒是名譽主編。很明顯,創刊借助的是張煒及萬松浦在全國文學界的影響。

        約稿編輯轉達張煒的口信,希望我把《萬松浦》的創刊轉告幾位大作家。之前張煒已經向他們組過稿了,讓我轉告,是表明他的懇切。我欣然從命。大作家們多是張煒的好友。有人很為張煒擔心:小說的黃金期早已過去,此時創辦文學期刊,豈不是逆勢而為?這讓我心里也不由一緊。同時,恰因此,對張煒及其創刊同仁生出由衷的敬意。

        “識時務者為俊杰,通機變者為英豪”(《晏子春秋》),這是春秋時期齊國政治家晏子的話。二千多年后同是山東人的張煒似乎是忘記了先賢的教誨,偏不把“時務”“機變”當回事,只憑著忠于文學的信念和精神建構的熱誠,不論前面有多少坎坷,多少荊棘,多少風霜雨雪,義無反顧地開山辟路,奮然前行。

        《萬松浦》創刊號2022年金秋問世?!鞍l刊詞”表明,主辦者是清醒的:“文化氣象紛繁錯雜……當代語言藝術正經歷一場蛻變新生?!钡麄円琅f堅持從萬松浦到《萬松浦》的“持續的精神接力”,“倡導‘純粹、雅正、現代’的辦刊理念”,“祈望作者與讀者一起,逐光茂長,長風入松,郁郁蔥蔥?!?/p>

        僅僅是這樣的勇氣,就足令我欽佩。


        微信圖片_20230208125157.jpg

        很多年來,文學式微的話題不絕于耳,深深的憂慮,曾是我的一個大大的心結。尤其退休客居嶺南后,沒有了公務和社交,起床就是兩件事:家務和寫作,鍋碗刀鏟消永日,鼠標鍵盤送流年。沒有了文學,還真不知怎樣了此余生。

        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得便去河北正定看望賈大山,就聽他說起一個自己的段子:同一幫文友聚會,他語驚四座:有一段時間他罷了筆,因為知道新潮蜂起,自己的小說沒人看了。為此,許多刊物疏遠了他,寄贈了多年的刊物一一停了。他不在乎,也沒有怨恨,改清代楊應琚書樓聯為:“小徑容我靜,大地任人忙?!钡髞硭謱戦_了,因為又聽說,現在新潮小說、舊潮小說都沒有人看了。眾皆躍然。他自己也認定:這是妙語。

        賈大山1978年獲首屆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1980年《人民文學》請幾位作者去京寫稿,我親眼見識了他寫作的近于苛刻的認真:腹稿字斟句酌到可以流利背誦才寫到稿紙上。如今,“又寫開了” 的大山,寫得多,發表得少。一旦發表,還是會接到電話,有陌生讀者的,也有熟悉同行的,證明文學并沒有死亡。

        大山的“靜”是心靜、大靜,無邊無涯,不為塵俗利害炎涼所動。將近三十年后,我又從張煒身上,從《萬松浦》的創刊,看到了這種“靜”!

        對一個已經離不開寫作的人,我自然是極感欣慰,抄錄了杜甫的兩句詩,衷心祝福他們:

        “新松恨不高千尺,惡竹應須斬萬竿?!?/p>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