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割舍不下的中國電影——師偉的藝術人生

        攝影作者  韓笑紋.jpg

        初識師偉,是改革開放后,在電影院觀看1960年版的電影《林海雪原》,師偉飾演衛生員小白鴿。影片中似有若無的愛情給當年情竇初開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0年,師偉參與了北影廠建廠后的第一部故事片《呂梁英雄傳》的拍攝,她在片中飾演女主角翠蘭。在其后的表演生涯里,她參與拍攝了二十幾部電影,在影片中飾演主要角色及各類正反角色,受到業內人士及廣大觀眾的肯定和喜愛。她曾獲第十屆電影表演藝術學會金鳳獎特別榮譽獎。

        出演電影、話劇,導演,編劇,配音,培訓學員……師偉多姿多彩的藝術履歷,輝耀著她的人生。

        在八一廠干休所會議室,時年已過九十歲高齡的師偉聲情并茂地向我講述了她傳奇的藝術之路。

        師偉,1928年出生在哈爾濱的一個書香世家,父親給她取名孫宗洵。

        半個多世紀以前,孫宗洵那代人恰同學少年時,飽受戰亂,經歷日本鐵蹄的踐踏、國民黨的黑暗統治。孫宗洵的青春年華,是伴隨著北平地下黨領導的學生愛國運動和戲劇救國運動而成長的。

        在女二中,孫宗洵認識了同班同學賈銓(后來成為著名話劇表演、導演蘇民先生的夫人,著名演員濮存昕的母親)等進步青年,開始接觸進步思想,結識了北平地下黨的學生。課余時,大家在一起談心、娛樂,傳播進步思想。她們通過演話劇、朗誦、搞壁報、扭秧歌、教唱解放區歌曲等活動,聯系、影響、爭取廣大同學,擴大進步勢力。

        從小就擅長文藝和體育的孫宗洵,是女二中劇團核心成員,常參加話劇演出。

        1944年初,孫宗洵在高中一年級的新年同樂會上,演出了田漢的話劇《湖上的悲劇》,賈銓演哥哥,她演弟弟,這是孫宗洵接觸表演的第一步。

        而孫宗洵第一次正式登上舞臺,在話劇《雷雨》中出演四鳳時,還是一個不懂表演的16歲的高一學生。

        1944年,北京城內正在上演曹禺的話劇《雷雨》,由南北劇社的孫道臨、林默予、鄭天健在長安戲院和四一劇社同時演出。有一天,賈銓突然來找正放寒假在家的孫宗洵,因在《雷雨》劇中扮演四鳳的女演員突然有事要離開,出演魯媽的賈銓便急忙跑來要求她救場出演四鳳!這讓孫宗洵既興奮又緊張。好在她對《雷雨》劇情并不陌生,況且,寒假前她還在新年晚會上為同學們演出了《湖上的悲劇》。另外,受家庭影響,孫宗洵從小愛唱京劇,程硯秋的《荒山淚》、梅蘭芳的《太真外傳》,她很早就已唱得有模有樣。于是,帶著這一點點“表演經歷”,16歲的孫宗洵就上臺了。

        這次讓孫宗洵難忘的首秀,演出非常成功,她也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場和專業演員一起登臺的演出,孫宗洵一連演了八場。她沒有想到,這竟是她邁向專業表演道路的第一步。

        后來,在即將升入高三的暑假,為歡送畢業同學舉辦聯歡會,賈詮又提出排演德國劇作家席勒的名劇《陰謀與愛情》,她演男主角范定南,讓師偉演女主角費姍珍。演出時,全班同學都出動了,所有的角色、舞臺的工作人員,都是同學們來擔當的,演出非常成功。

        為了占領北平的文藝陣地,在地下黨的領導下,北平戲劇團體聯合會(簡稱“劇聯”)于1946年3月成立了,其中賈銓、孫宗洵等領導的女二中劇團也在其中。當時,中共北平地下黨領導的劇聯決定召開“五·四”紀念會和“五·四”晚會。孫宗洵和女二中的進步同學也參加了這個活動。

        1946年5月4日,紀念會如期召開了,參加的人很多,屋子里、窗戶前、院子里都擠得滿滿的?!拔濉に摹蓖頃?,文藝評論家馬彥祥清唱了京劇《打漁殺家》,盛家倫演唱了大家百聽不厭的《夜半歌聲》。最令孫宗洵難忘的是,詩人光未然朗誦了他新作的長詩《民主在歐洲旅行》,還有張瑞芳朗誦的郭沫若的新詩《自由樹》。這兩首扣緊時代脈搏的長詩,打動了在場所有的人。

        晚會結束了,張瑞芳剛剛朗誦的那首《自由樹》,仍縈繞、激動著年輕的孫宗洵。在皇城根的高墻下,昏暗的路燈光影中,孫宗洵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張瑞芳,懇求地說:“張小姐,能把《自由樹》給我嗎?我想讓更多的同學讀到這首詩?!睆埲鸱纪O履_步,將手中攥著的詩稿遞給了她?;貙W校后,孫宗洵和伙伴們很快就將抄錄的《民主在歐洲旅行》全文刊登在壁報上,緊接著把郭沫若的《自由樹》也登在了壁報上。

        在高三畢業前,她們在中共北平城工部領導的“祖國劇團”的大哥哥們的幫助下,又把《陰謀與愛情》(又名《殉情》)在劇場正式演出了兩場。

        1946年,高中畢業后的孫宗洵,按照父母的意愿考入中國大學理學院生物系,1947年初加入了中共領導的青年外圍組織民主青年聯盟,在中大地下黨單線領導下開展工作。孫宗洵在中大組織進步學生到清華大學游園,唱進步歌曲,組織晚會,她還改編了解放區的一個獨幕劇,表演解放區的大嫂掩護紅軍戰士的故事。

        戰亂催生好作品。祖國劇團重新集結后,確定排演的第一個劇目是郭沫若先生的《虎符》。

        大概是1947年的初秋,突然有一天,賈銓的二哥賈大瀛急匆匆地找到了孫宗洵,把她介紹給了石嵐導演。石導演態度誠懇地對孫宗洵說:“‘祖國’馬上要演出一個話劇,是郭沫若先生寫的《虎符》,你是不是可以來演劇中的侯女?!”孫宗洵望著導演,內心激動的不得了,這還有什么可商量的!當時,她心里非常清楚,這不完全是自己喜歡演戲,的的確確朦朦朧朧地覺得這是革命、進步工作的需要;既然是需要,就該義不容辭地服從。

        這個時期,孫宗洵還參加了“祖國劇團”,演出了《裙帶風》(飾鄧太太)、《沉淵》(飾趙芝)等話劇,從事進步活動。這些經歷,在師偉老師的演劇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參加祖國劇團的演員,絕大多數是學生。人手不夠,配備不齊,一切服裝道具、燈光布景都是自己動手,而且經費奇缺,許多東西都是大家從家里或什么別的地方弄來,因陋就簡做成的。即便如此,舞臺上的演出效果,絕對要求一絲不茍。劇組中的所有演員在創作上都非常認真、刻苦、勤奮。孫宗洵認為這班《虎符》劇組的演員塑造的人物形象是最經典的。時至今日,師偉每每想到這部戲,耳畔似乎仍然想起“天河涓涓水在流,隔河織女望牽?!薄皝淼揭拈T橋,來到夷門橋……”戲中插曲的歌聲,在短笛的伴奏下,那么凄婉,那么誘人,真的是非常美。不管別人怎么看,反正在師偉的心里,沒有哪個劇團演出的《虎符》能趕上祖國劇團演出的這一臺。

        當年,師偉這一代進步的熱血青年從事的話劇演出,是把話劇的命運同國家民族的命運緊密連在一起的,是在艱難困苦環境中堅持現實主義和愛國主義創作道路,經過了無數的波折和風險,甚至生命危險,經受了人生的磨煉和黨組織的考驗,依舊青春活力旺盛,堅韌不拔地進行學生戲劇演出,在戲劇戰線上和國民黨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

        師偉這一代老劇人,從北平劇聯到祖國劇團,對中國話劇的貢獻是應該載入史冊的。

        1948年“八·一九”全市大逮捕,孫宗洵為掩護被特務追捕的同學,不幸被捕了。后經中國大學地下黨組織及她所在的生物系師生的營救,才得以取保釋放。

        孫宗洵出獄后,地下黨決定把她轉移到解放區。為了減少麻煩,孫宗洵給自己改了名——她用母姓父名組合成“師偉”。

        在解放區,師偉被安排在華北大學政治班學習。一個月以后,又被分配到華北大學第三文工團。從此,師偉正式走上演員道路,走入了藝術殿堂。


        全中國解放后,在第一屆文代會期間,師偉所在的華大三團演出了解放區第一部表現產業工人的話劇《紅旗歌》。她在劇中扮演女工美蘭。這個戲在全國叫得很響,特別對這一臺的青年演員評價很好。師偉就乘著這個東風,走進了北京電影制片廠,成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電影演員。

        1950年,師偉和郭允泰一起主演了電影《呂梁英雄傳》,扮演女主角翠蘭。這是師偉出演的第一部影片。

        后來,師偉還主演了林農、謝晉聯合導演的《一場風波》等幾部新中國的早期影片,但她都不太滿意。直到聽了著名表演藝術家張瑞芳總結《南征北戰》表演時說,扮演角色不能只靠下苦力氣勞動,要理解角色從內心動作上體驗,她受到了很大的啟發。在以后的藝術創作中,她的表演得到了逐步的提高。

        同年,師偉還出演了影片《兒女親事》中的李秀蘭,在《新兒女英雄傳》中演小八路,在《紅色戰斗員》中演小英。

        1953年師偉調到上影廠,在影片《母親》中飾小喜鵲,在片中與張瑞芳飾演的母親是一對母女。這對師偉是一次難得的學藝機會。張瑞芳還清楚記得當年那個追著她要《自由樹》的俊俏小姑娘!師偉當然從這次合作中受到了很多啟發,促成了她表演水準的提高,使她準確、細膩地塑造了小喜鵲純潔、溫良、善解人意的性格。


        攝影 韓笑紋.jpg

        1957年,師偉終于等來了在電影《不夜城》中扮演了資本家的獨生女張文錚的機會。師偉扎扎實實地表現了張文錚在走向新生的過程中糾結不清的愛與憎、追求與希望。師偉飾演的張文錚與孫道臨飾演的父親相得益彰、交相輝映,成為當時銀幕上難得的一對父女。

        之后,她又出演了《林沖》《苗家兒女》《三八河邊》等影片,還參加了話劇《歸來》《家》《北京人》等劇目的演出。

        1959年,師偉調入八一電影制片廠。這一時期,師偉的藝術成長有了飛躍性的提高。尤其是在《林海雪原》中扮演白茹,讓她聲名鵲起。

        由于小說《林海雪原》的社會影響巨大,八一廠投拍同名影片當然勢在必行。大帥哥張勇手和王潤身分飾少劍波和楊子榮,女主角衛生員“小白鴿”白茹,導演啟用了師偉。

        電影《林海雪原》公映后,“小白鴿”白茹受到了觀眾的關注和喜愛?!斑@都是小說把‘小白鴿’寫得很成功,是我沾光了?!睅焸ズ苤t虛地表示,“謝謝觀眾還能記得我?!?/p>

        那個時期,師偉還在電影《東進序曲》中扮演周明珠,在《白求恩大夫》中扮演護士小賈。同時,參加了話劇《霓虹燈下的哨兵》(飾林媛媛)、《哥倆好》(飾林水秀)、《保衛和平》(飾金春香)的演出。

        讓師偉感觸最深的,是她在話劇《霓虹燈下的哨兵》中創作和塑造角色過程中的進步和突破。

        1963年,八一廠演員劇團向社會公演話劇《霓虹燈下的哨兵》。在這部已然風靡話劇舞臺的著名大戲中,師偉成功出演了女大學生林媛媛。雖然只是一個配角,但師偉卻把她塑造得活靈活現、真實可愛、光彩斑斕,得到了觀眾的好評。

        劇中的林媛媛唱歌很好,當時很多版本的話劇都把林媛媛塑造成一個歌唱家的形象。師偉接到角色,反復看了劇本后,就按自己的理解,把林媛媛設計成一個活潑可愛、喜歡唱歌的女大學生。師偉有著在中國大學讀書的經歷,知道當時的女大學生大都非常喜歡看美國好萊塢的電影,她們著裝大都很時尚、淡雅、洋氣。師偉就模仿她們的動作、表情、服飾,揣摩她們的心思。

        高蘇.jpg

        攝影/高蘇

        師偉為林媛媛設計的服裝是新穎、淡雅的連衣裙。師偉回憶說,當年她穿好服裝站在穿衣鏡前看到自己的形象時,立刻就充滿了信心,一下就找到了進入角色的感覺。所以,當踏著小碎步、身穿小馬甲和淺藍色裙子,或者帶黑點花襯衫和純白色裙子的林媛媛一出場,就抓住了觀眾。無論是生動的表演、洋派的服裝,還是活潑的步態,都讓觀眾深深喜愛上了師偉版的這個林媛媛。

        憑借對角色的充分、深刻的理解和自身的努力,師偉飾演的林媛媛終于獲得了成功?!赌藓鐭粝碌纳诒费莩隽艘话俣鄨?,因為林媛媛這一角色的出彩兒,師偉也得到了當年兩次觀看演出的周恩來總理的表揚?!翱偫砦兆∥业氖?,用他那特有的略帶淮北口音的普通話,笑著對我說:小媛媛還是演得挺活潑嘛?!睅焸フf到這些時,臉上禁不住呈現出燦爛的笑容。周總理的鼓勵讓她對自己的表演更堅定了信心。

        盡管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可這一幕卻時時出現在師偉眼前,周總理那和藹慈祥的笑容,那極富磁性的親切話語,常常激勵著她,使她在藝術上孜孜不倦地探索和追求,在人生的道路上頑強勇敢地闊步前行。

        林媛媛是師偉表演藝術中一個破繭成蝶般的升華,從此,她開始大膽、自信地塑造人物。所以,師偉說,一個演員如果沒有自信,就沒法演戲,更不會成功。

        《霓虹燈下的哨兵》中日臻成熟的表演,讓師偉在電影《秘密圖紙》里又成功塑造了一個新的藝術角色:女特務方麗。這是她僅有的一次飾演反面角色。

        1964年,八一廠籌拍反特影片《秘密圖紙》。在三名演員共同競選角色后,導演嚴寄洲宣布:片中代號23號的女特務方麗由師偉扮演??蓭焸ヒ稽c兒也不興奮,她壓根兒不愿演女特務。盡管像奉命一樣接過了角色,師偉還是為塑造女特務方麗作起了準備,她要盡可能圓滿地完成任務。

        當時,表演界已經有人提出了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要避免公式化、概念化的表演。所以,師偉首先要求自己一定不能演一個臉譜化的女特務。她開始分析角色:影片中女特務方麗的職業是鋼琴演奏員。在舊社會能夠從事這個職業的人,一定不是尋常百姓,那么,在外形上,方麗應該是一個有文化和文藝氣息的人,但本質上,方麗是一個從骨子里仇視共產黨和新生人民政權的女特務。

        為了讓女特務方麗的形象更豐滿、真實,師偉曾兩次深入生活進行有針對性的觀察體驗。師偉先是來到一所監獄,親自站在鐵窗外,觀察一個正在監獄服刑的女特務。這讓師偉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看法,特務身份完全不是寫在臉上的,方麗不能被觀眾“一眼就認出來”!

        師偉又來到中央樂團認真觀看演奏家的表演,以體會方麗彈奏鋼琴的感覺。她覺得,方麗的外形就一定要有鋼琴演奏員的風度。

        兩次深入生活,師偉對角色的塑造更有信心了。

        《秘密圖紙》公映后,觀眾對師偉表演的評價是,看到了一個全新、漂亮、隱蔽性很強的女特務。

        與參演《秘密圖紙》之前,師偉被《白求恩大夫》的總導演張駿祥看中,讓她出演片中的女護士小賈?!栋住菲龊煤?,陷入輾轉蹉跎中?!睹亍菲_拍、完成、上映后,文革開始了……直到1977年國慶節,《白求恩大夫》才得以和全國觀眾見面。

        1972年起,師偉被八一廠分配擔任導演工作。她曾先后在《閃閃的紅星》《走在戰爭前面》《怒吼吧,黃河》《飛行交響樂》等影片中擔任副導演,很快就承擔了《失去的歌聲》《草地》的導演工作。最讓師偉津津樂道的是,她曾用一雙獨具的慧眼,挖掘培養了一批表演人才。

        師偉挑選招考演員的方式很獨特。她從來不設考場,也從不擺桌子搬椅子坐在桌前當考官。如果是來到學校,她會和孩子們一塊兒聊天,做游戲。來到部隊,她先和戰士們一起唱歌,在自然輕松的接觸中,尋找演員苗子。師偉說,培養演員,選好苗子很重要,首先要認真演戲,還要敬業、素質好;我這樣的選人方法,會讓他們打消顧慮和緊張的心情,從而表露出他們潛在的表演才能。師偉選人的成功率很高,而“伯樂”相中的孩子們也不負眾望。

        作為老一代演員,師偉在語言基本功訓練方面非常勤奮。她常年堅持練發聲,練朗誦,對著鏡子糾正自己的口型,因而在譯制片配音中,她是導演最得力的合作者。在為《俠盜羅賓漢》做配音時,她用蒼老、低沉的聲調,塑造了公爵家那位老乳娘的形象,給觀眾留下難以忘記的印象。在譯制《凱旋柱》中,她為一個七八歲的小王子配音,將那個天真無邪、嬌稚可愛的小王子的音容神態,表現得有聲有色,大大提高了譯制片的整體效果,觀眾齊聲贊嘆她精湛的配音技巧。


        1988年,師偉從八一廠離休。退下來的她有一條生活準則,就是不再強迫自己一定要去做什么,而是根據自己的精力和心境,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她曾一度受聘于“田華藝術學?!苯踢^一段表演課。賦閑在家的師偉,也曾為報刊寫些短文,偶爾有創作沖動,也寫電視和電影劇本。

        離休后的師偉,一直擔任八一廠干休所的生活委員和文藝委員。經常應邀參加各種活動,演出甚至客串,在舞臺上,在聚光燈前,原本就多才多藝的她華光四射;平時,她也參加干休所組織的一些老年人活動,與老友相約小聚,談天說地,其樂融融。如今,師偉依然身板硬朗,頭腦清晰,步履穩健。她每天堅持練習書法,說是可以修身、靜心、養氣。當她取出臨寫的王羲之《蘭亭序》卷軸給我看時,我都驚呆了。

        年過九旬的師偉老師說,心里最割舍不下的,還是表演藝術和中國電影;最不能忘懷、最應該記住的,是那些已故去的藝術造詣深厚的老電影人和他們的不朽功勛。她相信中國電影的前途會更加光明,一定能夠創建更大的光榮!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