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匯帖滿眼新

        北海閱古樓   馬力攝.jpg

        北海閱古樓

        北海公園有兩個讀帖處:一是快雪堂,一是閱古樓。

        閱古樓在瓊島西麓,迎著一片水。樓雙層,樓體筑成彎月形,別成一種風格。造它的人,大概見過客家圍屋。

        乾隆帝命梁詩正纂次《三希堂法帖》,摹勒上石。帖石,集刻眾家,悉庋于樓中。以故宮“三希堂”為名的這部御刻叢帖,我先前見到的,是印成書的那種。都是字,印在紙上跟刻在石上,感覺到底兩樣。

        一樓環以高廊,碑拓鑲了滿壁。紙質的拓片雖不如帖石來得真,只說觀感,印上的墨跡卻能得其清。我抬眼,對著的是蘇軾的《寒食帖》?!白晕襾睃S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痹娪信d寄,字有態度,蘇軾的這篇行書,字意表露了遘遇黨禍、貶謫黃州的落寞心境,字跡卻筆勢飛動,不失豪宕之氣。放達的東坡居士,詩筆固然清遒,字體更見勁媚。他的《赤壁賦》也在這里。一篇行楷,細觀默品,不比朗讀其文的興味淺?!罢b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十字瞧在眼里,很可擊節稱嘆。

        為游東坡赤壁,我曾去鄂東的黃岡,入碑閣,迎江風而覽清人集勒的《景蘇園帖》,百十塊刻石中,就有《寒食帖》和《赤壁賦》。睡仙亭里,石床猶在,江天清曠,蘇軾枕濤入夢的蕭散閑逸神情,聊可浮想??踢M《三希堂法帖》的,還有《洞庭春色賦》。我愛這幾句:“嫋嫋兮春風,泛天宇兮清閑。吹洞庭之白浪,漲北渚之蒼灣。攜佳人而往游,勤霧鬢與風鬟?!辈萏?,瘦勁中見妍秀,恣縱中見神逸,一段風濤之氣沖出胸襟而達于紙面,愈使這篇辭賦意態自足?!芭d來一揮百紙盡,駿馬倏忽踏九州?!痹谄孪赡抢?,無論詩詞,無論法書,儒家之雅韻和禪宗之放適,皆融于筆墨。含咀其詩,品賞其字,可說雙美具。

        黃庭堅書跡居其旁。如此排布,似要叫人覺出,蘇黃二人,意氣相得?!端娠L閣詩帖》,行書,筆力極勁峭?!耙郎街w見平川,夜闌箕斗插屋椽。我來名之意適然?!逼哐灾浣浰@位書家一揮,灑蕩風神全出。入了晚境的他,志趣未衰。從前見過涪翁的《諸上座帖》,是一幅草書長卷,落筆如驟雨,書風大有懷素之狂,又神趣翩然,仿佛仙人教成,和淺白言談中時露機鋒的禪僧語錄粘到一處,比《松風閣詩帖》放得開。學草書,黃氏下了三十多年功夫,心轉腕,手轉筆,功不唐捐。

        米芾的字,我見得最多的是“第一山”石刻,立在不少勝跡間。胡適《廬山游記》說:“峽上石刻甚多,有米芾書‘第一山’大字,今鉤摹作寺門題榜?!泵总赖倪@三字,抬高了不少山的身份。

        樓壁嵌《蜀素帖》,行書,以縱肆之筆,書遣興之詩?!皵嘣埔黄赐シ?,玉破鱸魚霜破柑。好作新詩繼桑苧,垂虹秋色滿東南”“揚帆載月遠相過,佳氣蔥蔥聽誦歌”和“山清氣爽九秋天,黃菊紅茱滿泛船”,都是可詠的好句。把這些詩寫上蜀素,絹質滯澀,常人不敢下筆,唯米顛全不放在心上,握管使鋒,一氣直下,隨意所適,世間便有超妙入神之字。

        北海閱古樓 馬力攝.jpg

        北海閱古樓

        由宋往前朝追。歐陽詢的《卜商帖》,行楷,記孔子與弟子問答。以墨妙書睿語,平淡天成,空作態的扭捏看不出分毫,誠屬神品。顏真卿的《大唐中興頌》在劍閣鶴鳴山上,字形圓渾端穩,氣韻茂樸高古,雖為明萬歷年間重刻,清雄之氣、博厚之勢卻一點不減,盡顯正楷格法。我昔年過劍門關,聽當地人娓娓講起,心為之動?!逗萏芬苍^眼,行書,是一篇札翰,不長,亦能縱橫有象。入閱古樓,我看到的是《自書告身帖》。寫這篇楷書時,顏真卿已經七十多歲了,猶能“結體寬舒偉岸,用筆豐肥古勁”, 平正安穩的字形體勢,透出扛鼎之力。魯公,實乃唐楷不祧之祖。蘇軾學顏,細細臨寫,用筆堅勁,尤取其雄媚。我記得他說的話,一段是:“故詩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韓退之,書至于顏魯公,畫至于吳道子,而古今之變,天下之能事畢矣?!庇忠欢问牵骸棒敼珪坌悛毘?,一變古法,如杜子美詩,格力天縱,奄有漢魏晉宋以來風流。后之作者,殆難復措手?!彼杨伿峡涞搅隧?。柳公權的字,我小時臨帖,覺得他落墨,體貌圓秀,筆意潤朗,氣調溫雅,甚美。宋人趙彥衛《云麓漫鈔》云:“余外舅家,收柳公權親筆起草二紙,皆小楷,字僅盈分,而結體遒媚,意態舒遠,有尋丈之勢?!遍喒艠潜谏系摹睹稍t帖》,也是一篇行書尺牘,很短。這篇字,略失柳書清勁遒健骨力,有人疑為仿本。

        《寒食帖》局部 馬力攝.jpg

        《寒食帖》局部   

        清人錢泳曰:“碑版之書,必學唐人,如歐、褚、顏、柳諸家,俱是碑版正宗?!本褪钦f,這四位唐代大家,足堪師表書壇。我,身處后世,不工書,又不求深研,便是見不到唐碑原物,入樓而睹其墨跡,得其筆意,也算慰情良勝無了。

        顏筋柳骨,是久傳的贊詞。顏真卿的《宋搨多寶佛塔感應碑》、柳溥慶編的《柳體楷書間架結構習字帖》,跟了我幾十年,搬過幾次家,都沒舍得丟掉,還穩穩地插在書架上。時日一長,這兩冊帖本,氣格自高。后一冊,豐子愷題簽。

        說到東晉刻帖,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遠帖》,乾隆帝珍而愛之。我知道,這三塊帖石,登旋梯至二樓,便可顧而賞之。法帖刻石近五百塊,萃于其間,蔚成大觀。

        梁詩正官至大學士,是乾隆帝身邊的人。有一天,我出北海西門,走府右街,穿琉璃廠,邁進他在楊梅竹斜街的舊居瞅了幾眼。這個老院子,已非當年模樣了。筑閱古樓,他興許出過主意。

        本文之題,帶上一個“新”字。以古為新是也。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