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

        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票

        雜志內容

        楊允孚與《灤京雜詠》

        739b2ec02b9d9a1b77db805507049abe.jpg


        《海青拿天鵝》是琵琶傳統獨奏大套樂曲中最古老的曲調,如今可知的最早關于《海青拿天鵝》的文字記錄,出自元人楊允孚的《灤京雜詠》:“為愛琵琶調有情,月高未放酒杯停。新腔翻得《涼州》曲,彈出天鵝避海青?!睏钤舒谠谠姾笞髯ⅲ骸啊逗G鄴偺禊Z》,新聲也?!保ā皰偂蓖澳谩保?/p>

        楊允孚,字和吉,江西吉水人,生卒年不詳。由江西巡撫、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謝旻等人監修的《江西通志》可知:“(楊允孚)著有《灤京雜詠》一百首,邑人羅大已序之曰:楊君以布衣襆被,歲走萬里,窮西北之勝凡,山川物產、典章風俗,無不以詠歌紀之?!绷_大已為《灤京雜詠》所作序言收入《四庫全書》,文尾注明“歲在玄黓,困敦里諸生羅大已敬書于其集之未云”?!靶]”為天干“壬”的別稱,用以紀年;結合羅大已所說“兵燹所過,莽為丘墟,回視曩游,跬步千里,吾知君頹檐敗壁之下,滌瓦榼,倒鄰釀,取舊編與知己者時一諷詠,未必不為之慨然以永嘆,悠然而遐思”,可知《灤京雜詠》的成書年代在元末明初的兵荒馬亂年代,據此可推定為壬子年,即洪武五年(1372)。成為“遺民”的楊允孚“杜門裹足、歸老故山”,通過回憶灤京(即元上都),沉浸于對往昔時光的幻夢。

        楊允孚晚年與同鄉詩人郭鈺往來密切,郭鈺在詩中多次提到他。據柯劭忞《新元史》:“郭鈺,字彥章,吉水人。壯年負盛氣,為詩清麗有法。其于離亂窮愁之作,尤凄惋動人。年逾六十,竟以貧死……所著《靜思集》,詩文甚富?!薄鹅o思集》卷五收錄有《乙卯新元余年六十目病又甚撫今懷昔感慨系之適諸弟侄來賀因賦長句》,乙卯為洪武八年(1375),郭鈺那年六十歲,可知他生于1316年,即元延祐三年。而《靜思集》卷九收錄的最晚一首可辨明創作年代的詩為《丙辰元日》,丙辰為洪武九年(1376),郭鈺許在此后不久去世。他曾作《哀楊和吉》一詩,《灤京雜詠》成書時楊允孚亦在世,也就是說,楊允孚的卒年應在洪武五年到洪武九年之間。




        羅大已說“楊君以布衣從當世賢士大夫游,襆被出門,歲走萬里”,看似他并未走仕途。而四庫全書的《灤京雜詠》提要指出第四十九首詩后注“每湯羊一膳具數十六,餐余必賜左右大臣,日以為常,予嘗職賜,故悉其詳”,由此判定“順帝時尚食供奉之官,非游士矣”;第一〇一首詩“始我來京一布衣,故人曾見未生時。等閑只作江南別,官有清名卷有詩”,亦可為證。近年發現的《忠節楊氏總譜·湴塘延邦第二子瑛分居六十一都桐林洋邊總圖》中的“芷壽”條目,為今人解讀羅大已之言提供了另一重視角:“芷壽,一名允孚,字和吉,號西云,性豪邁,與揭文安、范德機諸名公友善,正(注:應為致)和天歷中往來兩京,以布衣職供奉,每乘輿巡幸,則載筆從屬車后,隨所見而書之,名曰《灤京百詠》。明大學士金文靖及當時名公多有序載?!痹陧樀壑?,楊允孚就于元上都和元大都之間往返了。由《忠節楊氏總譜》亦可知,楊允孚的祖父楊龍“中宋咸淳庚午(1270)鄉進士”,其父楊以文“字文可,號壺隱處士,長春官金寶札付”。

        正因有入仕的經歷,且為元順帝近侍,楊允孚筆下“具江山人物之形狀,殊產異俗之瑰怪,朝廷禮樂之偉麗”,有較強的紀實性,故今人視《灤京雜詠》為研究元代歷史(特別是元代的兩都巡幸制度)和民俗的重要史料,多出于其史學上的價值。

        至于《灤京雜詠》的編排,楊允孚注明——第一首至第二十六首“多述途中之景/行幸上京蓋云避暑也”,第二十七首至第六十六首“敘灤京之景及圣駕往還典故之大概”,第六十七首至第一百首“多敘一年之景并雜詠之物”。第一〇一首至一〇八首似與前三類無涉,沉郁悲傷的基調濃重,多興亡之嘆,更像是明初所作。這也解釋了為何引文中會出現《灤京百詠》,有可能是在其基礎上另行添加,成《灤京雜詠》。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_综合图区亚洲欧美另类图片_精品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97久久超碰精品视觉盛宴
      2. <object id="8tlob"></object>
        1. <th id="8tlob"></th>

          1. <code id="8tlob"></code>